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神醫喜多多 > 第三百九十三章、救治雷秀秀

第三百九十三章、救治雷秀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prvxiq.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雷秀秀是雷超峰的獨孫女,平日 他對這個孫女可算是疼愛有加,只是這個孫女卻是天生的異靈根,風屬性的,這與雷氏帝族絕大多數為雷屬性或者土屬性靈根者截然不同。

    異靈根修行本是困難重重,奈何雷秀秀一出生便是靈脈脆弱,據說是因為其母早產導致的。秀秀的母親姜氏生下秀秀不久后便死去了,其父為了給姜氏報仇,前往神仙谷,最后一去不復返,因此秀秀的身世也算是十分的可憐。

    雷超峰雖然作為一代人仙高手,但是卻對這個孫女的病情沒有太好的辦法。秀秀的性子倔強,雷超峰原本是讓她選循序漸進的修行,如此也不會造成生命危險。

    只是秀秀不甘人后,非得與族內的其他嫡系弟子拼個高下,以至于靈脈越加脆弱,有幾次差點因為她強行運功,導致全身經脈崩斷。

    雷天河是雷氏帝族的有名的煉丹師,不過他只是黃袍煉丹師,煉制的丹藥勉強維持秀秀的生命,至于修復秀秀受損的經脈,其煉丹水平還遠遠不夠。

    這一次秀秀舊病復發,雷天河算是盡力了,對著雷超峰道:“老祖,秀秀的病我是無能為力了 ,若不然把他送到珍寶閣總部去吧,或許還有最后一線生機。”

    雷超峰苦笑一聲,“天河,你以為我不想,可是涂洪濤那老頑固會答應醫治秀秀么?”

    “老祖,涂洪濤不救我們還可以去藥氏帝族,據說藥氏帝族有兩位黑袍煉丹師,其中一個叫做藥凡,另外一個叫藥云,這二人的煉丹水平可是絲毫不下于涂洪濤。”雷天河提議道。

    只見雷超搖搖頭,“當年我去過一次青龍大陸,那時候年輕氣盛,以為天下無敵,無意中打傷了藥凡與藥云這兩兄弟,現在讓我去求這二人,恐怕他們沒有幸災樂禍就不錯了,討要丹藥那更是不可能。”

    雷天河想了想,道:“藥師聯盟總部應該有人會幫忙吧,丹鬼卓一航的煉丹之術可以說算得上獨步天下,有他在,秀秀的經脈一定會修復成功。”

    雷超峰還是搖搖頭,“天河,你可知卓一航來自哪里?”

    這一次輪到雷天河搖頭,很顯然他也是不知道。

    雷超峰解釋道:“卓一航乃是神仙谷的谷主,他雖然在藥師聯盟掛名,但是真正知道其真實身份的人不多,我也是因為一鳴去了一趟神仙谷之后,才調查清楚的。”

    “卓一航的兒子卓天啟當年與一鳴搶奪姜氏,最后一鳴僥幸勝利俘獲姜氏,卓天啟為人心胸狹窄,竟然使出卑劣的方法讓姜氏泥丸宮受傷,否者秀秀也不至于靈脈脆弱。”

    “你們都以為一鳴死了,其實沒有,死的人是卓天啟。一鳴為姜氏報仇后,本以為可以逃脫,最后卻被卓一航發現了,如今仍然被關在神仙谷,我想救他,可是以我個人實力根本做不到,神仙谷的強大你們不懂,他們不愿輕易放了一鳴,我為了讓雷氏帝族不為我個人恩怨受累,才謊稱一鳴消失了。”

    說完,雷超峰好似輕松了許多,這些事壓抑在心中不知多少年,如今他說出來,雖然感覺虧欠秀秀,但是總比一直壓在心中好受。

    溫玉床 上,雷秀秀的雙眼忽然掉落兩滴眼淚,她沒有想到自己的父親還活著,如今自己卻是這般模樣,頓時她恨透了自己的沖動。

    都說沖動是魔鬼,此時秀秀除了傷心難過之外,別無他法。

    就在雷超峰嘆息之時,雷洪到來。

    “老祖,喜大人一行已經到府邸了,您老要去見他么?”

    “去見見吧,下午已經失禮了,現在秀秀病情也穩定了,自然要去賠禮了。”

    接著一行三人出了秀秀的房間,然后來到會客大廳。

    此時城主雷天鴻正招待多多一行,見雷超峰到來,立馬把首席讓給對方。

    “諸位道友,讓你們見笑了,在此我以此茶向諸位道友謝罪!”

    “超峰兄,不知你的那位秀秀孫女可好一些了!”多多倒是沒有因為對方的怠慢而生氣,岔開話題問道。

    “哎!秀秀這孩子年輕氣盛,如今經脈受損勉強使用靈力及丹藥保命,接下來她若再動用靈力,恐怕性命堪憂!”雷超峰沒有掩飾自己的擔憂,述說道。

    多多一聽一個花容月貌的女孩子性命堪憂,那還了得,于是毛遂自薦道:“超峰兄,我從小學了一些醫術,不知能否讓我看看秀秀姑娘的病情,或許還能幫上忙!”

    一側的雷天河插話道:“年輕人,我承認你的魂力修為很高,但是看病可不是兒戲,你可要想好了,否則弄不好會出出人命的。”

    “天河,不得無禮!喜道友也是一片好心,讓他看看秀秀的病情又如何?與其讓秀秀坐以待斃,不如讓秀秀試試也好。”雷超峰知道雷天河也是關心秀秀,他把秀秀視如己出,因此并未多說他什么。

    接著多多在雷超峰的帶領下,再次來到秀秀的房間,至于明月等人則留在會客廳繼續品茶。

    此時秀秀的病情雖然已經穩定,但是隨時都有可能再復發。她不能動,只能靜靜的躺在溫玉床/上,這種日子十分難熬。

    就在她思緒飛舞的時候,雷超峰領著多多來到其床前,“秀秀醒了嗎?這位是來自罪惡之城的喜道友,據說他的醫術高明,不防讓他看看。畢竟煉丹師與醫師還是有所差別的,你河伯治不好你,喜道友或許有辦法也說不定呢。”

    秀秀見多多貌不出眾,且年紀輕輕,心中定然是不相信他的,“喜道友,雖然我不知道爺爺為何把你請來,但是我對自己的病情已經不抱有任何希望了,你就把我死馬當活馬醫,是死是活我都不怨你!”

    多多笑而不語,示意對方把手伸出來讓他把脈。秀秀照做,接著多多伸手為其把脈。

    指腹之下,對方左右脈象寸關尺都是脈弱如絲,若有若無,若是別的醫生,或許會直接走人了。可是多多一項都是不服輸的,道:“秀秀姑娘,你的脈象為必死之脈,俗稱死脈。若是凡人,你或許已經無藥可以,只是姑娘你的修為還在,我只能試試,只是我要做的針灸,這會讓姑娘暴露隱私,不知姑娘肯愿意讓我一試么?”

    秀秀不語,一旁的雷天河插話道:“喜道友,你過分了,秀秀乃是本族的嫡系弟子,還未出嫁,怎能讓人看身子?就算你是醫者,也不行。”

    秀秀擺擺手,“河伯,無妨,我不過是一個將死之人,軀體不過一副皮囊罷了,有何不能讓人看的,況且喜道友是醫師,也沒有那么多的禁忌。”

    “老祖,你看秀秀...”雷天河想讓雷超峰阻止多多的繼續治療。

    只見雷超峰也是很無奈的勸說道:“天河,讓喜道友醫治吧,秀秀自己的病她有決定權。”

    雷天河見這爺孫二人都不聽,于是生悶氣干脆走了,正所謂眼不見為凈。

    雷超峰見雷天河走了,對著秀秀道:“秀秀,爺爺希望你能夠快些好起來,所以我就不打擾喜道友為你施針了。”

    說完,他也離開房間。

    秀秀見爺爺與河伯都走了,看向喜多多道:“喜道友,辛苦了幫我脫下衣物,我行動不便。”

    說話的同時,秀秀盯著對方,見多多的雙眼并未透露出其他想法,她才知道對方是真的愿意為其治病。

    多多點點頭,然后為其退去上衣,好在秀秀的胸前還剩最后一塊遮羞布,多多并未為其摘下,這一舉動成功贏得了秀秀的信任。

    “秀秀姑娘,我開始施針了,有些疼,你且忍住了。”說完多多取出一把紫金針開始進針。

    紫金乃是比金銀更硬的金屬,盡管如此,也是不能輕易的刺入秀秀的靈體之中。在多多看了,秀秀也是命好,若是生在其他貧苦家庭,或許她根本不能踏入修真界,更別提靈力修為達到洞虛期。

    多多使用靈力加持紫金針,然后刺入對方的靈體。

    嘶!

    秀秀疼得眉頭緊皺,就差沒有叫喊出來了。

    多多見此安慰道:“姑娘覺得疼,這是好事,若不然病入骨髓,藥物難以抵達,病情更是危險。”

    秀秀一聽自己還有救,心情立馬變得好一些,問道:“病入骨髓該當如何?”

    “病入骨髓,該當鉆骨祛毒!”多多應道。

    秀秀一聽要鉆骨祛毒,頓時嚇得臉蛋發青。

    多多安穩道:“姑娘不必驚慌,我剛才說的是凡人,我等皆為修真者,只要神魂不死,自有重生之法,我們的靈體不過是寄居魂體的房舍罷了,沒有必要太過惋惜。”

    秀秀一聽,覺得多多說的沒有錯,只是自己的這副靈體寄宿太久了,便產生了依賴,如此才會依依不舍。

    二人談話間,多多又為秀秀刺入三針,接著針刺百會、四神聰、大椎、尾閭、印堂、璇璣、鳩尾、巨闕、氣海、關元、中極等穴,這是一組任督二脈的穴位,針刺完畢,秀秀立馬覺得自己的任督二脈開始有所反應。

    “姑娘,接下來我要為你引導任督二脈進行靈力修復,中間或許有些疼痛,你要忍住了。”多多再次提醒道。

    秀秀點點頭,接著多多使出靈力,然后把自身靈力融合對方的任督二脈中。在多多的靈力固攝下,對方的任督二脈快速修復。只是在經脈的修復過程中,一股經脈燒灼的感覺襲來,秀秀頓時香汗淋漓。

    時間過去一個時辰,秀秀發現任督二脈好似通了,也沒有之前那么疼痛了。

    多多順勢給對方拔去紫金針,然后讓對方的靈力自行運轉。

    “好了,起來試試!”多多提醒道。

    秀秀嘗試起身,發現果然好多了,只是全身有些乏力,一個不小心,胸前的那塊遮羞布竟然掉落下來。

    多多尷尬的立馬扭頭裝作什么都沒有看到,“秀秀姑娘,既然你覺得舒服一些了,下次我再給你施針,現在有些晚了,我該走了。”

    說完,多多快速走出房門,然后把房門帶上。

    秀秀臉上通紅,見多多逃得那么快,頓時忍不住,‘噗呲’一聲笑了出來。她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身子就這么輕易的被這個男人看去了。

    之前她說不在意,那不過隨口說說罷了,真的若是毫無底線暴露在一個陌生男人面前,她還是做不到。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3d胆码预测凤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