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福妻高照 > 第二十七章過繼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prvxiq.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田如月看著裝滿水的大木桶心里一沉。

    光是實心的大木桶就有二三十斤重,再加上一桶水……她怎么可能拎的動?!

    可田母讓她拎,那就表示她一定拎的動!

    走上前試了試,驚喜的發現雖然沉的壓手疼,但她竟然拎起來了!

    一路往回走恍然大悟:她的力氣是小,可這是原主的身體,從小干農活力氣大很正常!

    她直接把大木桶提進了廚房。

    轉身回到房間,跟坐在草席上的田母說話:“娘,我要洗澡了,你回去吧。”她擔心田母回去晚了又要被錢氏打罵。

    田母站起身走近向她伸出手:“早上讓香兒拿過來的碗呢?讓我一并帶回去,明天早上我讓你大哥過來給你送飯。”再也不敢使喚香兒了,這丫頭太不懂事了。

    田如月:“……”一個破碗還要拿回去!她已經送給帥哥當陪葬品了,現在哪里交的出來?

    看著田母支支吾吾:“……我一不小心……把碗打碎了……。”

    田母:“……家里的碗本來就少不夠用,你、你怎么也不小心點。”

    田如月突然想起她的看家絕活,腦中電光一閃看著田母試探性的問:“娘,大哥不是在窯廠上工嗎?那個民窯鍋碗瓢盆、瓦罐大缸什么都做。家里這么缺碗,你怎么不讓他動手做幾個?若是做的多了還能賣給村里人賺錢呢。”

    田母一聽,唉聲嘆氣的又坐下:“別提了!你大哥那個師傅真不是東西,拜師的時候花光了家里的積蓄,跟著他學了快七年了,可他藏著掖著硬是什么都沒教給你大哥!逢年過節卻還要給他送禮。”越說越覺得委屈,眼淚又流了出來:“要不是看在你大哥每個月還有三十文錢往回拿的份上,你祖母早就上門去鬧了。”

    田如月:“……”這是怕教會了徒弟餓死了師傅?

    看著田母繼續試探:“娘,大哥待在他身邊這么些年,難道就沒見過他做碗的時候嗎?只要見過不用師傅教,自己摸索一下不就會了嗎?”

    “當然見過。”田母回憶了一下:“你跟香兒小的時候,娘生了多財沒空帶你們,你大哥經常把你倆帶去窯廠那邊照顧。”回憶完瞪了她一眼:“看幾眼就會做,那還要師傅作甚?你以為你大哥是神童?你也看過,你咋不會呢?”

    田如月瞬間抓住了重點,忍住心里的激動,自告奮勇的舉手:“我覺得很簡單啊,要是有工具,我肯定會做!”

    田母:!!!!

    好氣又好笑的伸出手指戳了戳她的額頭:“臭丫頭什么時候學會說大話了?你要真有這本事,娘早就讓你去學這手藝了,還讓你大哥去干嘛?

    不跟你扯皮了,我得趕緊回去。

    至于你打碎碗這件事爛在肚子里,誰也別再告訴。

    娘托你李嬸去京城趕集的時候買個新碗回來頂上,不然被你祖母發現又不得了了。”

    田如月心知她是怕錢氏知道又要打罵自己,心里有些感動。親自把她送到大門外,這才關上門去廚房洗澡。

    一邊洗澡,一邊還在琢磨:“我得抓住原主見過窯廠師傅手藝這個機會!”先從做碗開始,再到做壺,就沒人會懷疑她了!

    到時候僅憑雙手她就能掙個盆缽滿溢,買個幾百畝田地租給農民,再買幾十個丫鬟伺候她跟貓主子。

    到時候想做壺就做壺,不想做壺也能坐等收租,日子何等的逍遙自在?說不定還能再開個茶壺店,想想就開心。

    突然聽見門外有動靜。

    “咦?門怎么又關上了?三丫?三丫!!”耳邊乍響胖丫的獅子吼。

    田如月:“……你等等!我在洗澡!”趕緊擦干凈身上的水漬飛快的穿衣服。原

    原主這身體嚴重營養不良,都十四歲了還是太平公主一枚,人也干瘦的很。

    穿好衣服這才趕緊去開門。

    胖丫站在門外,手里拿著一些吃食。

    田如月看的喜出望外:“原來你回家拿吃的了?”見她左手拿著兩個窩窩頭里邊還有咸菜,右手拿著一枚雞蛋,驚喜萬分的追問:“全是給我的?”

    胖丫看著她餓狼般發綠的眼神,趕緊把手里的窩窩頭跟雞蛋都塞給了她,自己卻留了一個窩窩頭,一口塞進了嘴里。

    田如月感動的撲過去抱住她親了好幾口。

    嚇得胖丫差點喊非禮!

    滿臉通紅的瞪著一口窩窩頭,一口雞蛋,吃相難看的田如月:“你變了好多。”

    田如月:“……”嘴里的食物頓時沒了滋味。

    目光幽幽的瞅著她,心里哀嚎:原主的馬甲啊!又掉了!!

    胖丫話鋒一轉:“不過我喜歡。”不好意思的看向別處:“你以前太沒用了,被翠芬她們欺負只會一個人躲起來偷偷的哭,你那樣我真的很不喜歡。有的時候我氣的都不想跟你做朋友,可看你太可憐,我只能繼續委屈自己。”

    田如月:“……哦,那謝謝你了。”低頭繼續吃窩窩頭跟雞蛋,享受的瞇起眼睛忍不住感嘆一句:“我太幸福了。”

    “切~!”胖丫鄙視了她一眼。突然想起一件事問道:“外邊撒落的紅薯飯是怎么回事?不知道這年頭糧食很貴嗎?很多人都吃不飽飯,一不小心就會被餓死。”

    面對胖丫的推心置腹,田如月不打算瞞她,于是說了剛才發生的事情:“……我一輩子不嫁人真的無所謂。”話鋒一轉認真嚴肅的看著胖丫:“真的會連累她嗎?”

    胖丫支支吾吾:“……你別聽她們瞎說,她們背后說人壞話,死后下地獄會被拔掉舌頭的。”

    田如月看著她沒說話。

    胖丫氣餒的一擺手:“好了好了,是有一點影響了,但是沒那么嚴重,最多嫁的沒之前那么好,也不至于嫁不出去。再說這件事與你無關,她不安慰你還怪在你身上,她這樣不對。”這算什么親姐妹?

    田如月聞言眸色變深:“那是因為沒錢,若是我們有錢了,多的是青年才俊上門提親求娶。”

    胖丫坐在床邊上還不安分,晃動著雙腿瞥了她一眼:“你就別做白日夢了,咱們這樣的能找個殷實一些的人家嫁了已經是很不錯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3d胆码预测凤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