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醫路芳華 > 第一章 炭疽 爛腳病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prvxiq.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青鳥縣人民醫院醫務科辦公室里,剛領到辦公用品的樊莎莎剛坐下,手機就響了起來。

    她趕緊接起來,那邊傳來大學閨蜜張彩云的聲音:“莎莎,你今天第一天報到,怎么樣?醫院還行嗎?”

    樊莎莎透過辦公室的玻璃窗看外面來來往往的就醫者和醫生護士,微笑著回道:“這家醫院是我老家最大的醫院了,十里八鄉的百姓的健康都托付在這家醫院手上,我小時候也來過幾次,算熟悉了。”

    “差是不會差,但規模也就擺在那兒,也沒啥大發展了。今天我來拿畢業證的時候,輔導員還談起你呢,說你這么好的一個苗子,拿了五年獎學金,好幾個教授想讓你去讀他們的研究生,結果你倒好,全給推了,跑基層醫院去了……”

    樊莎莎淡然笑笑:“醫學嘛,百分之八十在實踐,百分之二十在書本,我來醫院幾年再去讀研也不遲啊。”

    “話是這么說,但以你的條件,你去哪個大三甲醫院不行啊?輔導員明明白白地跟你說你就算想留咱們學校附院都可以申請的,”那邊張彩云嘆息了一聲,“我們學校附院唉,全省最大的醫院,多少先進設備,多少專家學者,多少學歷比你高的擠破腦袋進不去,你你你……”

    樊莎莎知道她是關心自己,剛想安慰她自己都好,這時外頭有位護士敲了敲門,對樊莎莎說:“莎莎,萬主任叫你,在會議室。”

    “唉,馬上就去。”樊莎莎應了那人,又回來對電話里的張彩云說,“主任叫我,我過去一趟,回頭聊。你現在留校讀研,好好學習,爭取成大醫學家,我有空回學校看你啊。”

    “好,你去吧。”

    掛了電話,樊莎莎拿上本子和筆便去了會議室。

    醫務科主任萬民安已經和另外兩位新入院的醫生在里面了,萬民安看起來快四十歲了,中等身材,有些不茍言笑的樣子,另兩位醫生,樊莎莎在筆試的時候見過,和她一樣,都是應屆生。

    那兩個新醫生,一男一女,男生剪著平頭,看起來斯斯文文的,帶著金絲邊框的眼鏡。

    女生扎著馬尾,似乎還化了淡妝,十分青春靚麗。

    萬民安見樊莎莎來了,抬頭看了她一眼,對她點點頭,說:“坐吧。”

    樊莎莎坐下,萬民安便將一組照片和資料放到了她的面前,簡短地說:“你看看。”

    樊莎莎先拿起資料看了看,擺在最上面的是一份通知文件,標題是“關于在青鳥縣設立細菌戰爛腳病治療點的通知”。

    爛腳病?樊莎莎在大學的學習中學到過這個疾病,但涉及不深。她知道這種病通常是由于炭疽菌引起的。

    通知后面,是一沓報道文件,有一篇開頭寫著:

    1940年,數架日本軍用飛機盤旋在浙江省上空,攜帶炭疽菌的大量麥粒、小米、棉花等物品從天而降。幾天后,城鄉里弄出現大量死老鼠,接踵而至的便是衢州百姓大面積的疫情,無數百姓不治而亡。

    “爛腳病”的來源便在此,罹患此病的患者往往腿腳潰爛流膿,難忍的惡臭更讓這些患者只能離群寡居,有些甚至皮肉完全潰爛,可直接看見骨頭,關于此病的醫學圖片都使人慘不忍睹,更別說親眼看見,親身感受……

    為了救治這些患者,一只由青年縣人民醫院的醫生護士們組成的醫療小分隊成立了。

    ……

    而那一沓照片,上面全是爛腳病人的傷處,有些皮膚潰爛,有些甚至能看見骨頭……盡管她在學習課程時已經了解過一次了,現在再看,還是覺得觸目驚心。

    萬民安簡潔利落地解釋說:“六七十年前,我國經歷過一場細菌戰,我們省是重災區。當年那場戰爭導致無數百姓死亡,也有存活下來的,但他們卻因為細菌戰落下了痛苦終身的疾病,也就是爛腳病。我們縣是治療點,我們醫院義務承擔周圍村落爛腳病患者的治療和護理工作。你們仨都是新入院的,推薦你們加入我們這個爛腳病治療小組,業余時間一起去附近村落照顧患者。”

    那兩個新醫生沒說話,樊莎莎看看他們,也沒說話。

    萬民安的目光在他們三人身上掃過,說:“我推薦你們都參加,這也是不可多得的實習機會,你們剛到崗位上,多一些實踐機會,對你們都有好處。當然,自愿參加,愿不愿意都行,我不強迫你們。”

    “我有一個問題。”那個男生舉手說“萬主任,這個項目有補助嗎?”

    萬民安搖搖頭:“沒有金錢上的補助,但你們是未來的醫生,多接觸患者,對你們能力上的補助是無法估量的。”

    樊莎莎也提問:“主任,我們入團隊以后要做些什么?”

    “沒有很難的活,那些病人大部分都在上海大醫院做過手術了,我們替他們做一些基礎的護理工作,有一些并發癥需要我們進行治療,還有一些患者始終不愿意去做手術,我們還要對他們開展一些心理輔導工作……總之你們放心,隊伍里有經驗豐富的醫生,可以教你們。”

    樊莎莎見是自己能勝任的,便點頭說:“好,我愿意參加。”

    萬民安目光中有一抹欣慰,點點頭說:“你們不著急給我回復,可以回去好好想想,這件事一做起來,我希望你們能堅持到底。對了,現在我們團隊已經有七個人了,各個科室都有。”

    三人答應回去好好考慮。

    萬民安先離開了會議室,剩下三個人還沒走,萬莎莎繼續翻看手機的資料,旁邊那位男醫生問那位女醫生:“李婉儀,你參加嗎?”

    李婉儀一副糾結的樣子:“占用休息時間,還沒金錢上的補助,這種活也就知道欺負我們應屆生了。而且那個萬主任還說對我們有幫助,就基礎的護理工作,我一個病理科的實習醫生,對我能有啥幫助?我在家多翻幾本書都比這個有用。”

    那個男生猶豫著說:“跟我也沒什么大關系,我影像科的……可這個是公益活動啊,聽說醫院里到時候評級,也會和平時參不參加公益活動掛鉤,到時候我們想申請啥優秀醫生,肯定也要這方面的資料,我很糾結……”

    女醫生考慮了一下,點頭說:“確實有道理……”她見樊莎莎一直不說話,又轉頭問她“你是什么科室的?”

    樊莎莎抬頭看向她:“醫務科。”

    “那你跟萬主任一個科啊,怪不得你那么積極,原來你想討好自己科主任啊。”女生笑笑說。

    這話雖然挺讓人不舒服的,但樊莎莎從不喜歡和人家爭辯什么,也跟她笑了笑,沒解釋,拿著資料走了。

    回到辦公室,萬民安也在,他看見樊莎莎進來,放下印著“青鳥縣人民醫院?獎”的水杯,對樊莎莎說:“莎莎,你說想加入小組,可考慮清楚了?”

    樊莎莎鄭重地點點頭:“我愿意加入。”

    “能跟我說說你的理由嗎?”

    “我小時候是在青鳥縣下的盤水村跟著我奶奶一起長大的,當時我奶奶有高血壓,糖尿病,是一位醫生一直照顧我奶奶。所以,我也想去基層,盡我所能照顧患者。”

    萬民安欣慰地點頭:“好!我果然沒有看錯你!我現在把我們縣爛腳病患者的資料都發給你,你提前看看,這周六就和我們一起去。”

    “好!”樊莎莎也爽快答應了下來。

    工作第一天的任務并不繁重,結束后,她特意留在醫院沒走,看患者檔案。

    目前醫院這邊有詳細檔案的患者一共是二十七位,分別住在青鳥縣下面各個村里面,大部分患者都接受了上海那邊三甲醫院提供的免費植皮手術,但也需要長期的護理。還有一部分,因為患者自己不愿意接受手術,拖延至今。

    樊莎莎的鼠標停頓在一位名叫“牛忠勇”的患者的檔案上,上面是他的詳細記錄:牛忠勇,男,青鳥縣盤水村人,1939年2月生,未婚,1952年開始罹患爛腳病。該患者性格暴躁,醫院工作人員多次上門勸說無果,還需持續關注。

    因為和這位牛爺爺算是老鄉,樊莎莎對他多關注了一些,而且好像對他隱隱約約有些記憶……

    五歲前,她和奶奶住在盤水村,她隱約記得當時村里孩子經常說“爛腳老頭”,難道就是這位牛爺爺?他為什么不愿意去接受免費的手術?

    樊莎莎正想著,一個身材微胖,留著短發的女醫生走了進來,一邊脫白大褂一邊好奇地看著樊莎莎:“莎莎,今天不是你值班吧?”

    樊莎莎抬頭看向她,認出她是醫務科的前輩苗芳醫生,搖搖頭回答她:“不是,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幫忙嗎?”

    苗芳笑著說:“沒有,就是想提醒你天都黑了,不值班的話就趕緊回家吧。正好我也要走了,你住哪兒?我送你一程。”

    樊莎莎這才注意到窗外天都暗了,也趕緊關了電腦:“不用,我暫時住在醫院分配的宿舍,謝謝苗老師。”

    “不用叫我苗老師,叫我苗芳就可以了,我比你大不了幾歲。”苗芳就喜歡這種靦腆老實的小姑娘,笑著說完,拉著她一起往外走,“你今天第一天來,都還習慣吧?咱們醫院附近有好多小餐館,雖然沒有醫院食堂干凈,但比醫院食堂好吃,等你哪天下班有空,咱們一起吃去。”

    樊莎莎點點頭,正要說話,突然聽見醫院門口有個染著彩虹色頭發、穿著一身流里流氣衣服的女孩,一邊抽煙一邊沖著醫院大罵:“鞠澤你給老娘滾出來!”

    樊莎莎愣了愣,緊張地問苗芳:“那是干嘛的?是咱們醫院的人嗎?”

    苗芳冷笑一聲,說:“不是,估計是來討風流債的。我們醫院自從招了一尊大佛進來搞什么……什么醫療信息化之后,這種鬧劇每個月都有。”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3d胆码预测凤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