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醫路芳華 > 第十四章 念念不想變壞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prvxiq.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這天下午,產科沒有特別緊要的事分配給樊莎莎,蔣主任同意樊莎莎提前下班。

    她和鞠澤到昌榮小學的時候,才四點半,不少班級都在上課,樊莎莎走在安安靜靜的校園里,抬頭問鞠澤:“我們是不是要等到他們放學才能找人拍視頻?”

    “等到放學,這些孩子可能都要著急回家。”鞠澤指了指教學樓的方向,“后面是操場,我么去看看有沒有學生在上體育課。”

    樊莎莎跟著他一起往教學樓后面去,奇怪地看著他:“你對這個學校很熟悉?”

    “嗯。”鞠澤點頭,“我妹妹現在就在這個學校的附屬幼兒園讀書。”

    樊莎莎點點頭。很快兩個人便到了操場,這所學校外面腫著一排排松樹,這節課上課的班級,看數量差不多有三四個班,孩子們都在超場上幾人成群,做著游戲,樹蔭下坐著四個成年人,看樣子他們應該是體育老師。

    鞠澤把自己的包遞給樊莎莎,說:“你幫我拿一下包,我去跟老師打個招呼。”

    樊莎莎點點頭,鞠澤很快跑了過去,樊莎莎看見他笑著和那些老師說了幾句,幾個老師聽后都點了點頭,然后鞠澤又跑回來,對樊莎莎說:“走吧,老師已經知道這件事了。”

    樊莎莎和鞠澤一起走向幾個正在跳皮筋的小女孩面前,鞠澤彎下腰對一邊支著皮筋的小女孩說:“小妹妹,你能不能幫哥哥拍一個視頻,拍完后哥哥給你好吃的,行不行?”

    那個看起來不過四五歲,估計在上幼兒園的小姑娘遲疑了一下,問:“那我們都可以有好吃的嗎?”

    鞠澤點頭:“都有,你們只要幫我拍視頻就都有。”

    小女孩立馬招手對她的朋友說:“你們過來!哥哥要給我們好吃的!”

    只有一個小朋友立即跑過去了,剩下的小朋友都在遲疑,其中還有一個長得白白嫩嫩,扎著雙馬尾的小姑娘站在遠處,昂著頭喊:“你們不要吃陌生人的東西!會有毒的!”

    現在的小朋友安全意識真強,這也是一件好事。樊莎莎走向那個小姑娘,想要與她解釋一下自己不是壞人,但她還沒有走到小姑娘身邊,就聽鞠澤回頭喊了一句:“念念,過來!”

    念念看見來的人居然是鞠澤,立馬撒開短短的小腿跑著撲向鞠澤,鞠澤笑著蹲下去,長開雙臂,念念一下子撲進他的懷里,抱著他喊:“哥哥!”

    然后又轉臉對身邊遲疑的小朋友說:“這是我哥哥,他不是壞人。”

    那些小朋友也立馬圍了上去。

    樊莎莎笑了笑,也走了過去,估計鞠澤自己都不知道他妹妹今天也有一節體育課吧。

    念念看見樊莎莎,眨了眨大眼睛盯著她,問鞠澤:“哥哥,這位大姐姐是誰呀?”

    鞠澤回她:“是哥哥的同事。”

    念念眼睛一彎,說:“姐姐這么漂亮,哥哥你一定想追她。”

    樊莎莎臉一紅,鞠澤立馬說:“別亂說啊,小心嚇著姐姐。”

    然后又回頭對樊莎莎說:“我妹妹平時就喜歡在家看電視劇,都學壞了,你別往心里去。”

    樊莎莎當然不會和這么可愛的小女孩計較,點頭:“我不會的,那我們開始怕視頻吧?”

    “好嘞。”鞠澤笑著點點頭,把背包拿到身前來,掏出一大袋棒棒糖,對小朋友們說,“有一些爺爺奶奶,小時候經歷過戰爭,因為戰爭而生了一種病,這個病這么多年都沒有辦法治好,現在終于有辦法治好了,但是很多爺爺奶奶不敢去醫院看病,你們說一句話鼓勵一下這些爺爺奶奶,好不好?”

    圍著他的小朋友立馬異口同聲地說:“好!”

    樊莎莎立馬拿出手機攝錄。

    一個小男生奶聲奶氣地說:“去醫院一點都不可怕,我也去過,我還打針抽血,但是就疼一小會,后面就不疼了,我都沒哭!爺爺奶奶們一定要去醫院看醫生,醫生會給你們治好的!”

    “真棒,你真勇敢,來,哥哥獎勵你一塊糖。”

    鞠澤遞了一塊棒棒糖給他們,其他的小朋友立馬七嘴八舌的說:

    “我打針的時候也沒哭!爺爺奶奶們不要害怕,一點都不疼!”

    “真的,醫生姐姐還會唱歌,還會給爺爺奶奶們看動畫片呢!”

    “爺爺奶奶們要加油哦!”

    “……”

    鞠澤給他們每個人都發了糖,他發不過來,念念也幫著他一起給小伙伴們發糖。

    當鞠澤發到一個瘦瘦的小男孩手里的時候,小男孩攤開手心看著手心里的糖,然后抬頭對鞠澤說:“哥哥,這個糖果我不要,能不能給爺爺奶奶們?”

    鞠澤笑著對他說:“為什么要給他們吃?你不愛吃糖嗎?”

    小男孩搖搖頭:“醫生說我有先天性心臟病,我每次都很疼很難受,那些爺爺奶奶他們從那么小就生病,一定疼了好多年好多年,我想給他們吃糖。”

    鞠澤有些心酸,抱了抱那個小男孩:“哥哥會給爺爺奶奶們再買糖果,這顆糖是獎勵你的好不好?你不要害怕,你的病也會治好的。”

    “嗯!”小男孩點點頭,開心地笑了。

    樊莎莎舉著手機,看著視頻里那張天真無邪的笑臉,突然覺得眼睛有些濕潤。

    放學鈴聲響起的時候,操場上的孩子們紛紛回去拿書包,往學校外面跑,去找來接送他們的家長。

    樊莎莎把視頻保存好了又備份了一遍,跟鞠澤說:“我們也走吧。”

    “好嘞。”鞠澤一手背起背包,一手牽起念念,念念走到樊莎莎身邊,伸出手要去拉樊莎莎的手。

    樊莎莎也笑著牽住了她的手,念念笑嘻嘻地說:“我好像牽著爸爸媽媽一樣。”

    樊莎莎又臉紅了,鞠澤趕緊對念念說:“念念,別亂說了,姐姐會不高興的。”

    念念立馬一副受傷的表情,眨巴眨巴眼睛看著樊莎莎:“姐姐生氣了嗎?”

    樊莎莎趕緊搖頭,笑著對她說:“不會的,姐姐不會生你的氣的。”

    念念又笑了起來,說:“我的爸爸媽媽從不在一起,但是別的小伙伴的爸爸媽媽們,都在一起。”

    樊莎莎想著應該是他們的父母比較忙吧,就低著頭安慰她:“雖然你的爸爸媽媽很忙,但是他們肯定很疼愛你的,他們有時間的話一定會陪你和哥哥的呀。”

    念念嘟了嘟嘴,說:“我爸爸永遠不會回家了。”

    “啊?”樊莎莎一臉疑惑。

    鞠澤解釋說:“我們是重組家庭,我的爸爸,和念念的媽媽在一起了。念念的爸爸移民了。”

    難怪,他們兄妹倆長的一點兒也不一樣,念念眼睛圓圓的,鞠澤的眼睛卻是長的,念念的鼻子肉肉的,鞠澤的鼻子卻很挺拔,原來不是親生的……

    樊莎莎有些尷尬,趕緊道歉說:“對不起,我不知道……”

    鞠澤無所謂地笑著說:“沒關系,你不用小心翼翼地跟我說話,我沒那么脆弱。”

    但就算這樣,樊莎莎還是覺得過意不去,不僅是覺得戳了念念和鞠澤的傷心事,跟覺得她以前對鞠澤的偏見是多么無禮。鞠澤明明就是一個很有愛心的人。

    從學校出來,鞠澤對樊莎莎說:“我要帶念念回家了,你還要回醫院嗎?”

    樊莎莎抬頭看著他溫潤的眼睛,搖搖頭又點點頭,說:“對了,視頻是不是還要編輯一下?”

    鞠澤點頭:“這個你放心,我拿手,你回去把視頻發給我就行了。”

    “嗯,那我現在就回去發給你。”

    鞠澤笑了笑:“辛苦了,再見。”

    樊莎莎離開后,念念圓圓的大眼睛又笑彎了,昂頭看著鞠澤說:“哥哥,我表現的好不好?我就知道你喜歡這個大姐姐!”

    鞠澤點了一下她的鼻子:“做的正好,念念最聰明了,走,回家吃飯。”

    “好嘞!”念念高興地說。

    回到家里,鞠澤只看見念念的母親徐欣在,她穿著吊帶黑色長裙,化著精致的妝容,正坐在客廳里,往臉上撲粉。

    她聽見開門的聲音,回頭看是鞠澤和念念,她就當沒看見,又把頭擰了回去,繼續對著手里的小鏡子撲粉。

    鞠澤松開念念,自己回了自己房間,反鎖上門。

    “媽媽!”念念飛快地跑到她身邊,徐欣一只手推開念念,說:“瞧你,是不是又在體育課上瘋了?快去洗澡,一聲臭汗。”

    念念有些委屈:“媽媽,我餓。”

    “媽媽沒時間跟你做飯,等下給你叫外賣,你先去洗澡,聽話。”徐欣補好了妝,把小鏡子塞回包里,站起來說,“媽媽晚上還有一個大客戶要談,你聽話啊,外賣很快就會送來的。”

    說完,徐欣不顧念念的哭喊,推開門走了出去,接著是咚咚咚的下樓聲。

    鞠澤躺在房間里,聽見下樓聲音越來越遠,然后是樓下停車坪傳來發動汽車的聲音,他透過窗戶往外面一看,徐欣已經開著車走遠了。

    鞠澤打開房間門,滿臉淚痕的念念可憐巴巴地看向鞠澤:“哥哥,我不喜歡吃外賣。”

    鞠澤過去揉了揉她的腦袋:“沒事,哥哥給你做飯。”

    念念點點頭,又拉著他的手,小心翼翼地問他:“哥哥會不會也變成爸爸媽媽這樣的大壞蛋?是不是大人都會變壞?念念長大了,是不是也要變成大壞蛋?”

    鞠澤搖搖頭,認真地對她說:“不會,念念最棒了,只要念念不想變壞,就永遠不會變壞。”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3d胆码预测凤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