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醫路芳華 > 第十六章 迎接新生命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prvxiq.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這天快下班的時候,蔣主任突然說:“莎莎,你先去吃飯,等下再回來。有一位產婦預計今晚會生,到時候你跟我們一起進產房幫忙。”

    樊莎莎趕緊應下:“好。”

    她十分鐘就吃完了晚飯,回到科室待命。這時突然有個男人風塵仆仆地沖進科室,站在門口,氣喘吁吁地問道:“醫生你們好,我是劉慧的家屬吳勇,請問我老婆現在在哪個病房?”

    他看起來三十多歲的年紀,穿著普通的白色短袖和黑色長褲,此時滿頭大汗。

    蔣主任笑了笑,對樊莎莎說:“莎莎,你帶他去找吧。”

    “好。”樊莎莎立馬走過去,對那個男人說,“你跟我來。”

    吳勇跟著樊莎莎走了出去,還沒到劉慧所在的病房,他突然大喊一聲:“媳婦!”

    前面走廊上有一位孕產婦扶著走廊上的扶手在緩慢地走動,身邊還站在兩個助產士和兩個老人。劉慧回頭一看,驚喜地說:“你怎么來了?”

    吳勇拉著劉慧的手,笑的一臉燦爛:“你要生了,我再忙也得回來陪你啊,你怎么不在床上休息?”

    “現在陣痛的厲害,護士說下來走一走可以緩解疼痛。”劉慧扶著他的手慢慢走動,“你呀,我都說不用來了,你還來干什么,有爸媽在這里陪我就行了。”

    跟在她身邊的老奶奶笑著說:“是啊,有我陪著兒媳婦就行了,醫生說了我們家這個到現在為止一切正常,不會有事的,你早上還在外面做生意,這么著急趕回來,是不是開車開得很快?”

    吳勇抓抓腦袋:“沒有沒有,我沒超速……”

    老爺爺拍了一把他的后腦勺:“你還說,你以為我不知道從那邊回來要多久?走小路也得大半夜到,你這么快就到了,肯定車子跑的賊快。”

    “嘿嘿,我就這一次,下次不敢了。”

    樊莎莎也走過去,站在兩個助產士身邊看著他們一家人相親相愛的畫面。

    那個老爺爺說:“小慧等一下要辛苦了,給我們倆生個大孫子。”

    那個老奶奶“啪”地拍了一下他的胳膊,板著臉說:“怎么說話呢,小慧生大孫子還是大孫女,都說我們家的寶貝!”

    老爺爺哈哈笑著:“我說的大孫子,就是說男孩女孩都是大孫子。”

    樊莎莎在產科實習的這兩天都忙碌且充實,從早到晚都和不同的待產婦在一起。

    人情的冷沒見到多少,暖倒是天天都在見。醫院幾乎天都會有新生兒出生,全都平平安安,產房外面大人們的笑聲和嬰兒的啼哭聲不斷。如今面前的溫馨畫面又是這樣。

    “啊……”產婦突然叫了一聲,扶著丈夫的手,滿臉痛苦地說,“陣痛又來了。”

    護士趕緊過去,從男子手里接過劉慧的手,扶著她,一個助產士立馬呼叫了蔣主任他們過來,另一個助產士對劉慧說:“快生了,先回床上去。”

    劉慧點點頭,轉臉對她丈夫說:“那我等一下進去,你千萬不要進去陪我啊,我聽網上說,生小孩還會大小便失禁,到時候床上什么都有,我不想你看見。”

    “沒事,你咋樣都美。”

    劉慧疼得已經快站不穩了,助產士扶著她進去,她還回頭對她的丈夫說:“反正你千萬別進來。”

    她丈夫點點頭,笑呵呵地說:“好,我就在門口。”

    不出幾秒鐘,蔣主任和其他幾個醫生風風火火地趕到產房,準備流程早已做好,家屬全部被隔離在外面,蔣主任對床上大口喘氣的產婦說:“放松,放松,沒事的。”

    產婦緊緊抓著蔣主任的手,緊張地說:“醫生,我怎么感覺我的羊水流干了?我姐姐說羊水流干了胎兒會窒息,是不是真的?不行,我要剖腹產,我不能讓我的孩子有事啊……”

    蔣主任哭笑不得,趕緊安慰她:“你現在宮縮正常,一切指標都正常,你可以順產的,不要緊張,不要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給自己壓力。”

    劉慧還是不停地發抖,緊張的牙齒都在打顫。

    助產士突然說:“主任,開七指了。”

    蔣主任點點頭:“18點23分,加油,不要緊張,你的寶寶正在著急出來見你,所以你才會這么疼,堅持住啊。聽我說,現在先不要用力,不要浪費力氣,再等等……”

    沒過多久,助產士又說:“主任,開十指了。”

    劉慧滿頭大汗,突然不停地搖頭:“不行啊,我沒力氣了,我受不了了,太疼了……我要剖腹啊,我要見我老公……”

    蔣主任點頭,對樊莎莎說:“劉慧家屬可以進來。”

    樊莎莎立馬出去喊劉慧家屬,他沖進來跪在床前,握著劉慧的手,看著她疼到扭曲的一張臉,心疼地不知道說什么好。

    蔣主任和助產士一直在指導劉慧如何用力,劉慧拼命搖頭:“我不行,我太疼了,我要剖……”

    “好,剖,剖……”劉慧丈夫立馬轉頭對蔣主任說,“醫生,我們要剖,她太疼了,我們一定要剖。”

    蔣主任沒回答她,過了一會兒,突然對劉慧說:“已經看見寶寶的頭頂了,馬上就勝利了,再用力啊!”

    劉慧一聽這個話,剛才的疼似乎突然間也不是那么難以忍受了,她深吸一口氣,然后聽著助產士的話繼續用力。

    產房的每個人都緊張地等待小嬰兒的出生,劉慧丈夫不停地說:“媳婦,堅持住,堅持住……”他滿臉淚水和汗水,看著自己的妻子疼到五官都擰在一起的臉,心疼地無以復加。

    ……

    也不知過了多久,助產士突然說:“母女平安。”

    劉慧聽見這簡短的四個字,整個人仿佛一瞬間失去了全部力氣一樣,靠著她丈夫的手沉沉地睡著了。

    樊莎莎只看了一眼那個皺巴巴的小嬰兒,很快小嬰兒就被助產士帶去清洗了,蔣主任和其他人留下來取胎盤縫針。

    劉慧丈夫對蔣主任說:“醫生,謝謝你們,謝謝你們……你們辛苦了!”

    蔣主任半張臉都遮在口罩后面,說:“我們不辛苦,你的妻子才辛苦,要好好對待她。”

    劉慧丈夫拼命點頭:“我妻子沒事了吧?”

    蔣主任說:“還需要再觀察,這段時間也不能松懈。”

    門外,兩位老人也聽見了母女平安的消息,他們立馬從包里翻出兩個袋子,袋子里全是滿滿的紅雞蛋,一人手里拎著一個袋子,看見穿白大褂的就給他們發紅雞蛋。

    樊莎莎還是第一次迎接新生命的到來,她看著床邊幸福的一對夫妻,心里都是滿足感。

    蔣主任又給劉慧進行了一系列的檢查,暫時沒有什么大礙,蔣主任和樊莎莎都離開了產房。

    到外面,蔣主任拿掉口罩,大口呼吸,然后轉臉微笑著問樊莎莎:“怎么樣?累不累?”

    樊莎莎搖搖頭,她第一次進產房,打下手都沒機會,可以說是全程在一旁觀摩學習。她立馬回答:“不累。迎接新生命,有種非常奇妙的感覺。”

    “是啊,這位產婦從開十指到嬰兒出生,用了將近兩個小時,還算是快的,有些產程長的,可能會累一些。”

    樊莎莎點點頭,這兩個小時,她就在一邊站著,主任和助產士她們也是站了兩個小時,還精神高度緊張地觀察劉慧。

    “這段時間我們還不能放松,繼續觀察劉慧情況。我先去喝杯水。”蔣主任說完,腳步匆匆地要去喝水。

    樊莎莎看著蔣主任走得飛快,突然發現,這個醫院的所有醫生和護士,行動都不是走的,都是用競走的速度,或者是跑的。

    蔣主任站在飲水機旁邊,大口喝了兩杯水,劉慧的公公婆婆走到蔣主任身邊,掏出兩顆紅雞蛋:“謝謝你啊,醫生,你們辛苦了。”

    “謝謝,我正好餓了。”蔣主任接過紅雞蛋,然后伸手在白大褂的口袋里掏出一個紅包,塞給老兩口,說,“紅雞蛋我收,紅包我就不收了,之前收是怕你們擔心,現在劉慧母女平安,你們拿回去給劉慧買些補品吧。”

    老兩口立馬推著紅包:“不能要不能要,這是給醫生的辛苦費……”

    蔣主任一笑,突然轉身指著還站在走廊里的樊莎莎說:“新醫生在呢,不能給新醫生樹立壞榜樣,而且我們醫院收紅包被舉報了就要被罰款開除的,你們的心意我收下了,錢就不收了。”

    老兩口點點頭,目光含淚地說:“你們醫生的心腸,都太好了。”

    他們正說著話,助產士突然用對講機說:“主任,劉慧出血量超過800ml了!”

    鄭主任臉色一凝,把雞蛋往口袋里一塞,立馬趕往產房,邊走邊拿著對講機安排:“小樊,聯系血庫,準備配血,穩妥起見,立即打電話給中醫院叫他們也備好,隨時準備送過來。”

    樊莎莎心里一驚,說了一聲“好。”立馬跑去辦。

    鄭主任到了病房,助產士立馬匯報:“縫合過程有較多不凝血。”

    鄭主任點頭:“考慮羊水栓塞。小馮,立馬聯系省立醫院,要求會診,再通知他們派直升機過來,隨時準備轉院!”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3d胆码预测凤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