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醫路芳華 > 第二十章 對的時間對的人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prvxiq.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從醫院的車上下來,大家紛紛各回各家。

    樊莎莎想到最近萬科長一再強調的寫報告的要點,但是期間鞠澤一直都沒什么反應,他有些擔心鞠澤,本想問問鞠澤有沒有需要她幫忙的,但今天鞠澤似乎有急事,下了車就飛快地離開了。

    樊莎莎遲疑了一下,最后也沒追他。

    她回到宿舍,忙完了自己的報告,想著還是擔心鞠澤不會寫,而且他們的報告意義重大,她不想鞠澤寫錯了什么,到時候被大家責備。

    她思來想去,主動把自己寫好的報告發給了鞠澤,又給他發了一條消息:“鞠澤,報告方面你有什么不懂的隨時問我,這是我寫的,你可以參考一下。”

    等了一會兒,鞠澤沒有給她回消息,她就自己洗衣服去了。

    鞠澤從醫院離開后,就飛快地趕去了全縣最大的一個商場。

    然而這個商場再大,到底也只在縣里,只有一些很普通的服裝品牌。

    鞠澤匆忙繞了兩圈,最后買了一條兩百多塊錢的男士腰帶,包裝好后,他又順道去商場超市買了一些菜,然后趕緊回家。

    到了家里,是念念跑過來給他開門的,鞠澤把菜和禮物盒子放下,又蹲下來問念念:“家里就你一個人嗎?”

    念念點頭:“哥哥早上出去以后,家里就我一個人,我把哥哥早上做的飯菜全吃光了!”

    鞠澤笑了笑:“真的呀?念念在家沒哭吧?”

    念念點頭:“沒哭,我在家看小豬佩奇的。”

    “真乖!念念餓不餓?哥哥給你做飯去。”

    “好嘞!哥哥快去做。”念念高興的地說,又看見桌子上那個包裝很好看的盒子,立馬拿過來,笑嘻嘻地說,“這是哥哥給我買的禮物嗎?”

    “這個不是,我明天給你買禮物好不好呀?”鞠澤把盒子拿了回來,放到念念拿不到的地方。

    既然不是給念念的,念念也很懂事地點點頭:“好。”

    鞠澤把念念抱回房間,自己出來拿過菜進了廚房,先把飯煮上,然后拿出牛肉準備切菜,正在這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鞠澤趕緊放下菜刀去接手機:“爸,今晚什么時候回來?”

    鞠澤的爸爸在電話那頭說:“今晚飛機晚點,估計九點多才到,你不用等我了。”

    鞠澤目光有一瞬間的低落,很快又揚起了以往的神色,“嗯”了一聲:“行,那我和念念先吃飯。”

    放下手機,鞠澤又進了廚房,不到半個小時,香氣從廚房里飄散出來,念念聞見味,立馬從床上爬下來,跑進廚房,昂頭看著鞠澤:“哥哥,你做啥好吃的呢?”

    “做你最愛吃的西紅柿燉牛腩。”

    念念眼睛一亮:“哇,哥哥,快給我吃一口吧。”

    鞠澤低頭捏了捏她的小臉:“不行哦,還沒熟呢,你再去看兩集動畫片。”

    念念嘟起小嘴:“我不想看動畫片了。”

    鞠澤笑著哄她:“你過去看動畫片,等下吃完飯,哥哥讓你吃冰淇淋,好不好?”

    念念立馬乖巧的點頭:“好!”

    很快,飯菜做好,鞠澤端著香噴噴的飯菜出來,放到桌子上,再給念念盛了一小碗飯,然后趕緊把念念喊出來吃飯。

    念念拿著勺子吃了一口,突然發現鞠澤就坐在她對面,但是沒吃飯,立馬舀了一勺子飯遞到鞠澤嘴邊:“哥哥,你吃。”

    鞠澤搖搖頭:“我現在不吃。”

    念念好奇地問:“那哥哥啥時候吃?”

    “我等爸爸回來。”

    念念嘟了嘟嘴,不說話了。她喜歡這個大哥哥,卻并不喜歡那個大叔叔。

    念念吃完飯,又鬧著要鞠澤去給她講故事,鞠澤只好拿著一本《安徒生童話》去給念念講故事,念念今晚精神格外好,一直到晚上十點多才睡著。

    鞠澤給念念蓋好被子,輕手輕腳地從她房間里出來,看著空蕩蕩的客廳,一時間有些惶神,也不知道是不是到現在沒吃飯餓的。

    他走到飯桌邊,靜靜地坐著發呆。

    以前,他爸爸的生日,他的媽媽總是辦得熱鬧隆重,會做一桌子菜,一家人吃的開開心心的。后來他爸爸創業小有成就,目光開始注意那些更年輕好看的女人,他媽媽也在外面有了新的愛人,這個習慣就再也沒有了。

    正想著,門被從外面打開了,鞠澤的爸爸鞠梁拿著公文包走了進來。

    “爸,你回來了。”鞠澤立馬站起來,“廚房里還有飯菜,我去熱一熱。”

    鞠梁擺擺手說:“不用了,我在飛機上吃過了。”

    鞠澤愣了一下,不過他也沒有說什么,他從小就不喜歡訴苦,也不擅長把自己做過的事拿出來說,他無所謂地笑了笑,仿佛自己準備的飯菜他不吃也沒什么,仿佛自己一晚上的等待也沒什么。

    他回房拿出自己買的禮物,遞給鞠梁:“爸,幾天是你的生日,祝你生日快樂。”

    鞠梁一手扯開自己的領帶,一手接過鞠澤遞過來的禮盒,打開看了看,又隨意地放到桌子上了,說:“小澤啊,我現在的地位已經不適合再用兩三百塊錢的腰帶了。”

    鞠澤心里一涼,不過還是笑著點點頭:“知道了。”

    鞠梁脫下外套后就去洗澡了,鞠澤自己若無其事地去廚房惹了飯菜。

    吃完飯,在鞠澤回房睡覺之前,他看著還放在桌子上的腰帶,怎么看怎么覺得他父親說得對。

    他先前是有身份的人了,兩三百的腰帶不適合他了,他過去的妻子,他過去的兒子,也統統不適合他了。

    鞠澤走過去,把腰帶連禮物盒子一起扔進了垃圾桶里。

    回房躺到床上,鞠澤想起來看一看手機,他現在才看見發現樊莎莎給他發來的消息,他把那簡單直接的話來回看了兩遍,忍不住露出一絲笑意,沒想到她居然這么關心自己。

    一開始接近她,可能是有沖動的成分,可越往后來,他就越被樊莎莎吸引。她看似柔弱,說話都是輕聲細語的,但做什么都有一股子勁,仿佛身體里住著一個無比強悍的人。

    她也很有耐心。一開始他用學醫這個借口接近她,他都沒當真,而樊莎莎卻認真地不得了,忙碌的工作之余,居然還抽空做了一本圖解給他,里面的每一張圖,每一個解析,都是她自己做的。

    每次聽她認真給自己講醫學知識的時候,他都忍不住腦補,要是再過幾年,念念上小學上中學,家里能有一個這樣的嫂子輔導她做作業,那多棒呀!

    經歷過這段時間,鞠澤真正的明白自己想共度終生的究竟是什么人,幸運的是,他在對的時間遇見了,他現在沒有任何阻礙,可以撒開手追求所愛。

    是時候告白了。不過告白這種事,手機里說未免太不正式,醫院里她又那么忙,估計也抽不出空好好聽他說。

    鞠澤立馬給樊莎莎回消息:“莎莎,謝謝你。你明晚有空嗎?一起吃飯呀。”

    很快,樊莎莎的消息就回復了過來:“明晚不行,我得值夜班。周三晚上吧?”

    鞠澤滿心歡喜:“好嘞,回見。”

    周三晚上,兩個人如約抵達了約好的火鍋店。

    樊莎莎對接下來要談的話題早有覺悟,所以很是局促不安。

    “你要吃點什么?”鞠澤問她,似乎考慮到了樊莎莎的局促,主動說,“牛板筋、黃喉、蝦滑、毛肚,這些都是吃火鍋必備的,有沒有你不愛吃的?”

    樊莎莎看向他搖搖頭。

    鞠澤笑了起來,樊莎莎其實一早就覺得,他笑起來像校園里的大男孩,開朗又溫暖,仿佛衣服上都帶著陽光的味道。

    樊莎莎讀書的時候,一直都是別人家的孩子,從不亂想讀書以往的事,所以從小到大成績都名列前茅。

    至于戀愛,她從沒有花過心思,因為她覺得肯定就像家長和老師安排的那樣,完成了學業,就會自然而然的遇見對的人,然后自然而然的開始人生下一步的進程。

    這是樊莎莎第一次單獨和一個男生約會,在二十二歲的秋天。

    鴛鴦鍋已經滾起來了,香噴噴的。面前的男生,眼角眉梢滿是笑意與柔情。

    鞠澤點了一些菜,又把菜單遞給樊莎莎:“你看看我點的里面有沒有你不愛吃的?”

    樊莎莎掃了一眼:“會不會點的有點多?我還要減肥呢,一般晚上都不吃這么多的。”

    鞠澤笑著說:“你又不胖,再說醫院工作那么累,多吃點犒勞自己是應該的。”

    樊莎莎也笑了起來,點點頭:“好的。”

    “叮鈴鈴——”突然,鞠澤擺在手邊的手機響了起來。

    他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是徐欣。

    他心里感覺奇怪,徐欣和他爸在一起一年了,跟他說過的話不超過十句,他們倆平時見面都當做沒看見彼此,她打電話來做什么?

    鞠澤愣神期間,手機已經自動掛斷了,但是緊接著,又響了起來。

    鞠澤擔心是念念出事了,拿著電話對樊莎莎說了一句:“你先點,我接個電話馬上回來。”

    樊莎莎點點頭,他拿著手機飛快地跑到了人少的地方。

    按下接聽鍵,鞠澤立即問:“什么事?”

    那邊的徐欣聲音聽不出什么情感,她像是在平鋪直敘一件事,說:“你爸被抓了,人家說他搞的虛擬幣是嚴重的商業詐騙,我告訴你一聲。”

    徐欣說完就掛斷了,鞠澤拿著手機,還處在震驚中。

    許久,他突然握起拳頭重重地砸向墻壁,低低地罵道:“活該!”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3d胆码预测凤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