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醫路芳華 > 第二十六章 私心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prvxiq.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二天,苗芳給自己掛了個號,做了一份詳細的檢查,結果沒有使他們的希望落空,她真的懷孕了。

    雖然高興,但是西藏是去不了了。她沒去過西藏,那里是高原地帶,她不知道自己的身體能不能承受的住高原反應,但保險起見,還是放棄西藏之行比較好。

    她去把自己的情況和萬民安說了,萬民安也替她高興,可是這么一來,就得安排其他的醫生去了。

    但科室里其他兩名醫生,也有事情走不開。

    “讓莎莎去吧。”苗芳提議,“莎莎雖然年紀小,但是吃苦耐勞,肯定也愿意跟科長出去歷練。”

    “確實可以,我也在考慮這個事。”萬民安笑笑說,“我得去婦產科把我們科室的人要回來了。”

    樊莎莎聽了萬民安的話,欣然答應,她也很珍惜這次外出的機會,開始很認真地準備各種資料。

    而且,父母和奶奶,在外面打了一年工也回老家了,他們現在住在青鳥縣下面一個鎮上,等到出發的頭一天,他們一家人還可以一起吃頓飯,然后第二天來縣里,和萬科長他們一起坐車去市里面,再坐飛機去西藏。

    鞠澤也知道這個消息,他曾經去西藏旅游過,此時聽說樊莎莎要去,怕她是第一次,有很多地方注意不到,他想給她一些建議,但想想,還是沒有去做。

    既然已經離開了,就要離開的徹底一點,在不可能的情況下給對方任何足以引起誤會的信號,都是殘忍的。

    他找了沈一鳴,叫沈一鳴把這些注意事項轉發給樊莎莎。“反正你欠了我,替我做個事簡單的補償不過分吧?”鞠澤還在后面附上了這段話。

    沈一鳴直接沒理他,但鞠澤知道他會做。

    沈一鳴也不是什么十惡不赦的人,自從上次那個事情之后,沈一鳴一直表現的很積極,似乎在想方設法地彌補自己的錯誤,所以鞠澤才會相信他,也慶幸自己當初沒有把他做的事情捅出來是正確的。

    而且,上次那件事后,他們倆也沒有把對方拉黑,依然維持同事之間的關系,甚至連朋友圈都沒有屏蔽對方。這就是成年人的社交,鬧得再兇,心里再厭惡對方,也不會徹底撕破臉。

    沈一鳴確實照辦了,他把一條一條詳細的注意事項發給樊莎莎,他突然覺得,鞠澤是真的很喜歡樊莎莎,他這樣的用心。

    可沈一鳴自己也喜歡樊莎莎,他覺得她平易近人,又有和自己差不多的出生,他在她面前沒有任何壓力。但平心而論,他似乎從未有過像鞠澤這樣細心的關切舉動。

    不過,鞠澤這些細心的關愛也沒什么用了。他雖然不知道鞠澤和樊莎莎之間發生了什么,但他們倆現在是不可能在一起了,誰都看得出來。

    所以,他也有機會。

    樊莎莎收到那些東西之后,心里很感動,給沈一鳴發了聲“謝謝”。

    沈一鳴順勢跟她聊了起來:“你出差的那一周,我們小分組只有我和苗姐了啊。”

    樊莎莎說:“是啊,而且重擔基本就壓在你一個人身上了,苗姐要當媽媽了。”

    沈一鳴說:“嗯。經過這半年的鍛煉,我已經可以獨當一面了,你放心。”

    “我對你當然放心啦,你一向用工。”

    沈一鳴是真的刻苦,而且目標明確。他每次去鄉下的時候,都會在車上捧著考研的書看。

    所有人都知道,青鳥縣人民醫院只會是他的跳板,他將來肯定會去更好更有前景的醫院。他們也沒有多說什么,畢竟這是人家個人的選擇。其實,醫生和老師還有一個共同之處,就是希望帶教的學生能夠出色,將來萬一去了大醫院,或者成了受人尊敬的大專家,他們也可以驕傲地說:“看,這個人當初是我帶的。”

    “對了,快過年了,我請了兩天假提前回家,所以很可能你回來的時候我就已經回老家了……莎莎,你出發之前有空嘛?一起吃個飯。”沈一鳴組織了很久,終于把這句話發了出去。

    樊莎莎立馬回他:“好呀,苗姐他們也去吧?”

    看見這個回復,沈一鳴心口一滯,樊莎莎沒有要拿他當特殊朋友看待的意思。

    不過沒關系,慢慢來也是好的。

    “我馬上去問他們有沒有空,問好了我回復你。”

    “嗯。”

    沈一鳴也立馬給同組的其他人發了消息,不過可能是天助他,除了李婉儀,所有人都說沒空。

    這樣也好,只有他們倆可能會尷尬,但李婉儀在,他們三個人至少還有人能活躍氣氛。

    而且還有一個原因……沈一鳴現在的經濟情況是接受不了請那么多人吃飯的,如果他們都去了,那就只能大家AA,但現在三個人,他可以請客的。

    沈一鳴剛想到這里,突然媽媽給他打電話過來了。

    沈一鳴接起來,媽媽主要說了一些家里的情況,他父親的腿已經差不多康復了,只是下雨天會疼。他大姐二姐都大年初二回來,他三姐工作忙,今年就不回來了。

    這個情況意料之中,沈一鳴談不上驚喜或失落,但是他還是希望,他們家里的關系能好一些。

    大姐比自己大七歲,初中畢業打了幾年工就出嫁了,嫁給了他們縣城里一個家境普通的家庭。

    二姐比自己大五歲的,也是初中畢業出去打工的,二姐長得漂亮,本來在城市里賣衣服,賣了幾年,都做到鉆石店員了,然后認識了現在的二姐夫。他們剛認識的時候,二姐夫一窮二白,還在搞創業,搞租車公司。

    當時家里都反對,他爹媽一直覺得創業就是無業游民,而且都是虧損的多,他們不想二姐的未來生活沒有保障,更不想沒錢接濟家里,所以一直反對。

    怎奈何,二姐未婚先孕。父母都是傳統的人,都覺得二姐這樣子嫁別人是嫁不出去了,最后只好讓他們結婚了。而且二姐還因為這次懷孕,丟掉了工作。

    二姐也因此被父母罵了很多年,因為他們結婚的時候,二姐沒拿到一分錢彩禮。他現在還姐的父母對二姐說的話:“你個蠢驢賠錢貨,那個男的就是呼吸騙你懷小孩,這樣他們家就可以一分錢不給了!”

    當時三姐和沈一鳴都在讀書,三姐會站出來給二姐說話,三姐說:“二姐又不是商品,她自由戀愛怎么了?難道就因為你們把她養大她就要把自己賣了給你錢?那你生她的時候問過二姐的意見了嗎?”

    三姐性格愛憎分明,是非觀念很強,看不舒服的,無論是誰她都毫無轉換。三姐最后得到的就是父母的一頓打和一頓臭罵,罵她和她二姐一樣是個賠錢貨。

    最近幾年,二姐夫創業有起色了,之前的欠款逐漸還清了,開始回本和盈利,二姐夫也開始往家里送東西,以彌補二姐和家人的關系。父母的臉色這才好些。

    再后來,家里有啥親戚的小孩找不到工作的,都由他父母出面,安排到二姐夫的公司里。有一年暑假,沈一鳴去二姐夫的公司打暑假工,和那些親戚家的小孩一起工作,他才知道那些人就是混日子的。但那些小孩左算右算都是親戚,所以就算他們不干活,就算他們干錯事,二姐夫都不好意多說什么……沈一鳴一度覺得,再這么下去,姐夫的公司就辦不了了。

    他也說過父母,可父母的態度卻很堅決:“那是你二姐夫應該的!當初他一分錢彩禮沒給,現在發達了,幫幫家里怎么了?”

    沈一鳴從回憶里抽身出來,對電話那邊的沈母說:“你給三姐打個電話勸她回家過年吧,這么多年沒見她了,他們都不想她嗎?我都想三姐了。”

    沈母遲疑了一會兒,談了口氣說:“我們也想你三姐啊,到你三姐工作忙,沒辦法。她那個工作那么好,也不敢隨意請假啊。”

    “……”沈一鳴想說三姐還在怪你們才不愿意回來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工作忙。

    但想想,對方到底是自己的母親,而且,導致父母和三姐目前這種狀況的,他也是罪魁禍首之一,世界上最沒有資格指責他父母的人就是他。

    “一鳴啊,你今年也二十四歲了,老大不小了,你談女朋友了嗎?”電話那頭的母親短暫沉默后又問了他。

    沈一鳴上學比別人晚一年,再加上學醫是五年,所以今年確實已經比普通畢業生大了兩歲,算起來,他的年紀應該和鞠澤一樣大。

    “還沒。”

    “那不行啊,你在你們醫院留意留意,早點成家……”

    “我有觀察的對象了,只是還沒發展成男女朋友。”沈一鳴不想讓她繼續擔心,所以趕緊打斷了她。

    那邊母親的聲音很激動:“真的呀?家里做啥的?跟你都在醫院工作嗎?多大年紀?長得怎么樣?”

    沈一鳴想起樊莎莎的臉,不自覺地露出一絲笑容:“和我都在醫院工作,她家家境應該和我們家差不多,他父母是工地上的……”

    沈母沒讓他說完,突然抬高了音調:“工地上的?工地上算什么正經工作?我跟你講啊,父母有正經工作的,在單位上班的,都有單位交的養老保險,以后不用你給他們養老,你找個工地上上班的,不就跟你舅舅那樣,到處給人家蓋房子,當泥瓦匠的嗎?這種人能有養老保險嗎?而且你舅舅的工頭經常拖欠工資,要是那個女孩的爸媽也這樣,你們小倆口豈不是還要補助他們?不行,我不同意……”

    沈一鳴突然覺得很煩躁,他的聲音也冷了起來:“找那種家庭的,媽你也不想想我自己什么家庭?我這種就是最令人厭惡的鳳凰男家庭!我平時都不敢跟別人說我有三個姐姐,不然他們都嫌棄我不愿意跟我做朋友!你們有點自知之明可以嗎?”

    沈母不懂什么叫做“鳳凰男”,網絡都不上的她難以理解這些新的詞匯,她只是覺得自己的兒子適合最好的而已。

    “一鳴啊,你多優秀啊,你是大學生,就憑這個條件,你就能找好的。”

    沈一鳴剛才發泄過了,現在冷靜下來,覺得不應該對母親這樣說話,輕嘆了口氣:“媽,主任叫我,我去忙了。”

    “哦,好,好。”沈母也趕緊不說了。

    掛了電話,沈一鳴依然煩躁。

    他居然開始覺得……母親說的話有道理。尤其是母親拿自己的二舅來對比樊莎莎的父母。他的二舅,是整個家里公認的沒出息的人,他的工頭經常拖欠工資,很多時候是因為他的二舅根本就沒做好,有時候做一半嫌累嫌熱嫌冷的,不做了,有時候是不仔細,不按照工頭的規劃,弄得亂七八糟,還要工頭重新給他改一遍,所以才經常拿不到工錢。

    沈一鳴最怕最怕的就是這個舅舅了。

    樊莎莎是獨生女吧,那是不是就證明,她的父母,之后真的要自己贍養?

    自己的父母,雖然三位姐姐都會幫襯,但沈一鳴還是會承擔起最多的責任。

    可未來妻子的父母……他自己都活得磕磕巴巴的,還養活他們?

    沈一鳴自嘲地笑笑。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3d胆码预测凤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