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醫路芳華 > 第三十五章 母親的偉大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prvxiq.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快到休息時間,樊莎莎就睡在苗芳家的客房,她剛關上燈想睡覺,苗芳突然敲門進來,抱著一個枕頭,說:“莎莎,我睡不著,我們聊聊天吧。”

    然后擠到樊莎莎床上,自顧自地說:“我這人就是閑不住,我這才一周沒去看那些爺爺奶奶們,我就閑得睡不著了。”

    樊莎莎坐了起來,伸手摸著她圓滾滾的肚子,笑著說:“你不想睡,這里有個小朋友想睡呢。”

    “他呀,我睡著了他都不會睡,天天有事沒事抬腿踹我……”苗芳無奈中帶著甜蜜地笑了笑,往床上一躺,頓了片刻,又說,“其實我們縣的爛腳病老人,除了周奶奶,其他都沒有需要擔心的了,我就放心不下她,她要是去做手術,康復的肯定快,現在我們的護理,說到底只能治標不治本。”

    樊莎莎點點頭:“是啊,可是周奶奶一直不愿意去醫院,真是沒辦法。”

    “我覺得有辦法。”苗芳眼珠一轉,說,“莎莎,周奶奶不是說她兒媳婦在縣里面帶她孫子讀書嗎?咱們找時間去勸勸她兒媳婦。”

    樊莎莎不太確定:“我也和那位阿姨說過幾句話,我覺得她……不是很好說話。關鍵她還不會直接翻臉,她就軟軟的把人家的話推回來,叫人碰軟釘子。”

    苗芳哈哈大笑:“莎莎,我沒想到你平時不聲不響,一說話就這么一針見血。你說的沒錯,那位阿姨確實很精,跟她說什么都像打在棉花上,叫人心里難受還撒不出來。她不愿意婆婆去醫院,還會擺出一副不是她不愿意啊,是她婆婆自己不愿意去的樣子。”

    “所以我覺得跟她說再多道理都沒用。”樊莎莎總結。

    苗芳點點頭,她也覺得是這樣。

    ……周奶奶家的孫子,按道理這個年紀的小孩子,接受過教育,應該知道孝順老人,可他也是跟他媽媽站在一起的,這一家人實在太棘手了。

    “要不,我們從張兵身上下手吧?”樊莎莎提議,“張兵到底是一家之主。”

    苗芳有些遲疑:“是倒是,但是,張兵對這個媽也不是很孝順,要是孝順的話,他早去了,還輪得到我們提醒?”

    “我感覺張叔叔是想帶周奶奶去醫院的,但是還有沒最后下這個決心。需要一個刺激……”

    苗芳點點頭:“我跟你的想法一樣,我也覺得他需要一個刺激,我曾經還想把他不孝順的事發布到網上去,叫網名給他施加壓力,但是萬科長不允許,還說我不尊敬人。”

    樊莎莎看著她,遲疑很久,還是點了點頭:“我說你別生氣,我覺得萬科長說的對,那人也沒有道德敗壞到人神共憤的地步,網絡暴力會給他帶來的后果不是我們能控制的,要是出了什么事,周奶奶也會傷心,我們就好心辦壞事了。我們也不想有什么事都被人到處宣傳,弄的眾人皆知吧?所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苗芳似乎發現了她小心翼翼的神情,突然笑了,伸手圈住她說:“好了,我知道我想的不對,你直接說我不會怪你的。要是朋友之間就什么真話都不能說了,那還叫什么朋友?”

    “嗯!”樊莎莎也笑了,重重的點頭。

    兩個人又想了一會兒,苗芳說:“要不然咱們再搞個東西,去感動張兵一下吧,上次鞠澤拍的小朋友給牛爺爺加油的視頻,立馬就讓牛爺爺感動,讓他放下了對我們的戒心。如果能再拍個視頻或者搞搞別的東西,讓張兵認識到母愛是多偉大,他肯定會帶周奶奶去做手術的。”

    “……好辦法。”

    “嗯……”苗芳想了想,突然說,“對了,你現在在婦產科,我聽說婦產科最近在搞關愛女性計劃,那個是怎么回事?”

    “哦,就是把女性生產后會遇到的一些問題,印成小冊子,給孕產婦們看,讓她們提前主意。還有就是開了一個疼痛體驗項目,讓孕產婦的丈夫,去體驗一下生孩子到底多疼,目的是讓他們更懂得關愛女性,避免因為他們的不理解而使得孕產婦患上心理疾病……”

    苗芳聽完,若有所思地說:“叫張兵也去體驗一下。”

    “可以嘛?”樊莎莎不確定地問。

    “不僅丈夫要知道妻子生兒育女的不易,孩子也要知道母親的痛苦,才能更尊敬母親啊。”

    樊莎莎側身看著即將為人母的苗芳,輕柔地撫摸著自己的腹部。樊莎莎突然覺得,苗芳這次一定能成功,因為她此時應該非常的明白母愛到底是什么。

    *

    過了幾天,苗芳在午飯時間興沖沖地找到樊莎莎,告訴她自己已經有了一套完整的規劃方案。

    樊莎莎聽完她的想法,瞪大眼睛看著她:“真的行嗎?我聽著好像電視劇里的情節。”

    苗芳眨了下眼睛,說:“我就是從電視劇里來的靈感,我早上還和萬科長提了一下。”

    “他怎么說?”

    “他說我……就這種稀奇古怪的點子多。”

    “那他同意咱們這么做嗎?”

    苗芳遲疑一會兒,點點頭:“應該是同意的,萬科長說了,只要不違背道德和法律,就讓我們去做。”

    “好吧……”應該是不違背的吧?

    然后,樊莎莎按照苗芳的說法,成為了她的“間諜”,在這周末去看沈爺爺之后,回來經過周奶奶家門口,樊莎莎走了進去。

    前屋沒人,這個時間點張兵兩口子應該都在外面打麻將,后院周奶奶的房間里傳來電視的聲音,應該是周奶奶在那里看電視劇。

    樊莎莎直接走了進去,叫了一聲:“周奶奶。”

    周奶奶先是一愣,看清來人后,驚喜地說:“是小樊啊,萬主任他們剛剛走。”

    樊莎莎當然知道萬科長他們剛剛走,本來都是他們在這里看完周奶奶,自己看完趙爺爺,然后一起坐車回醫院。

    今天她為了接下來的計劃,所以故意讓他們先走了,她待會兒帶周奶奶一起去做大巴回縣城。

    “周奶奶,是萬科長讓我來接你去縣醫院的,說是要給你做一個體檢。他剛才忘記給你說了,所以特意讓我回來跟你說。”

    周奶奶驚訝地問:“體檢呀?什么體檢啊?”

    樊莎莎點點頭:“我們不是給您治療好幾年了嗎?想給您做一個全身的體檢,看看我們護理的效果怎么樣。周奶奶您放心,體檢是不收費的。”

    周奶奶當然相信縣醫院的人,他們在她的心目中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此時也沒有懷疑樊莎莎,關上電視后,說:“那我去跟我兒子說一聲。”

    樊莎莎拉著她說:“不用啦,我剛才在外面看見他在打牌,我已經跟他說過了,他說知道了。”

    “哦,我現在就跟你去縣里。”

    周奶奶跟著樊莎莎出去,兩個人走到大巴站點,坐上了前往縣城的車。

    車開了之后,樊莎莎給苗芳發了一條消息,說:“來了。”

    樊莎莎把人帶到醫院,苗芳已經等在那里了。縣醫院的體檢中心通常只有上午開門,此時是下午,早就沒有人來體檢了,苗芳提前和體檢中心的人打好了招呼,等周奶奶以來,就帶著她進去真的進行了一遍體檢。

    她們倆帶著周奶奶去查了一下一般檢查,身高體重、BMI(體脂指數)、血壓脈搏、心肺聽診、眼耳口鼻之內的。

    檢查完了,苗芳又說:“周奶奶,還有驗血,這個最好在早飯之前空腹檢查最準確,所以你在這里留一晚上,明天繼續檢查,可不可以?”

    周奶奶開始有些緊張了:“要不我今晚先回家,明天再來吧?”

    “您就不要來回奔波了,奔波也會影響體檢準確性。”苗芳勸她。

    “那……那你們有電話嗎?借我用一下,我打個電話給家里,不然我兒子要擔心的。”

    樊莎莎立馬過去說:“周奶奶放心,我待會兒就去給張叔叔打電話,叫他們放心。”

    然后周奶奶就這么稀里糊涂地被安排在醫院了。

    張兵媳婦是晚上六點多結束了打牌的,回到家,張兵媳婦沒看見婆婆,還找鄰居問了問,鄰居都說沒看見。她也沒太在意,回家做了晚飯。

    晚飯做好,張兵也從外面回來,看見家里就她一個人,問了一聲:“我媽呢?”

    張兵媳婦說:“沒看見,估計去文化廣場玩了吧。”

    張兵覺得有些奇怪:“以前也不見她玩的忘記回家啊,你去找一下。”

    “哎喲,這么大人了,還能忘了回家的路?你媽腿不行但是腦子好好的,肯定是去文化廣場玩了。”張兵媳婦匆忙吃了一碗飯,站起來說,“老劉家里的喊我晚上打牌,我先過去了,你吃完了碗放著,我回來洗。”

    然后一抹嘴,就跑出去繼續找人打牌去了。

    張兵始終覺得不太對勁,但他也沒有繼續尋找……他想著村子就這么大,他母親住了幾十年,而且平時也不愛和陌生人說話,所以既不會被陌生人帶走,也不會走丟,可能真的是在文化廣場吧。

    他晚上也有麻將場子,也就沒多想母親去了哪里。吃完飯后掩上門就走了。

    到了晚上十點多,張兵兩口子才回家,一回家這才發現大事不好,家里黑洞洞的,他的媽媽還沒回來!

    張兵這才開始慌,拿著手電筒就出去找,張兵媳婦也有些慌了,一遍抱怨她婆婆大晚上不睡覺,一遍也跟著張兵出去找人。

    此時的下塘村,除了一些剛散場的牌友,其他家早已經進入了夢鄉,只有那兩道細長的光線,往相反的方向去。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3d胆码预测凤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