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醫路芳華 > 第四十章 突破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prvxiq.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趕回醫院已經是下午了,人民醫院急診科的醫生假期也在值班,此時他給鞠澤消毒和包扎好了,笑著調侃鞠澤和樊莎莎:“你倆多大人了,還去玩水,不玩水不就不會被水蛇咬了嗎?”

    念念本來安安靜靜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等哥哥,此時聽見醫生說話的聲音,立馬為自己的哥哥辯解:“不是的,是我要去玩水,然后我抓了一條蛇,姐姐去拿走我的蛇,哥哥又去救姐姐……”

    “真的呀?你好厲害,蛇都敢抓!”急診醫生覺得念念認真解釋的樣子很可愛,過去捏了捏她肉肉的小臉,“不過你怎么盡給哥哥姐姐惹事啊?你抓那玩意做什么?”

    “我想抓魚的,但是我以為蛇是魚……”念念著急解釋。

    醫生繼續逗她:“你想吃魚,讓你哥哥給你買就是了,你自己抓什么呀?”

    念念嘟著嘴說:“老師說我們都是勞動人民!勞動人民要自己動手!”

    醫生哈哈大笑:“就你個小不點還勞動人民呢?”

    念念認真地點頭:“我也是勞動人民。”

    樊莎莎聽著念念天真無邪的話,心情也輕松了不少,不過還是擔心鞠澤,忍不住問醫生:“醫生,這個蛇沒毒吧?不用吃藥嗎?”

    “沒毒,不過還是要吃點消炎藥的。”醫生雖然和樊莎莎還有鞠澤不熟,但同在醫院這么久,也知道他們倆關系不錯,此時就也不打擾他們了,對念念說了一句:“小朋友,你跟我出來,給你哥哥拿藥,好不好呀?”

    念念從凳子上跳下來,軟糯地說了聲“好”,然后跟著醫生一起出去了。

    科室里一下就剩樊莎莎和鞠澤兩個人,樊莎莎看著鞠澤已經包扎好的傷口,問他:“不疼了嗎?”

    鞠澤搖搖頭:“不疼,放心吧,沒事。”

    樊莎莎點點頭,一下子兩個人都沒什么話好說了,樊莎莎突然有些局促不安,沉默片刻,站起來說:“那,那我先走了。”

    “莎莎……”鞠澤突然叫住她,樊莎莎腳步一頓,回頭看向他:“怎么了?”

    鞠澤似乎也很不安……他突然站起來,把樊莎莎按到座位上,然后組織了一下語言,說:“莎莎,剛才回來的路上,你一直抓著我的胳膊……”

    樊莎莎紅著臉大聲解釋:“那……我那是擔心這蛇有毒,所以抓著你的胳膊阻止血液快速擴散……”

    鞠澤看她這么著急,忍不住笑了:“你是不是……是不是還挺喜歡我的?”

    鞠澤知道樊莎莎對他的關心,一路上看著樊莎莎著急心慌的樣子,暗暗下了決心。

    如果躲不掉,逃不開,那就老老實實迎接吧。只要活著,就沒有什么是承擔不起的。

    樊莎莎臉一紅,一時間搞不懂他問這個做什么……“你想干嘛?”

    “我……我沒想干嘛……”鞠澤無奈,他這是被當壞人了嗎?

    他就是經歷了剛才的事情,發現樊莎莎對他很關心很在乎,當然,他對她也是,所以,他想和她說清楚……

    但現在,他暗罵自己沒用,從學生時代就沒這么局促過,現在怎么跟情竇初開的小男生似的?

    果然,遇見真愛的時候,人的語言表達能力就退化了嗎?

    “你想說什么?你說。”樊莎莎看著他問。

    鞠澤張了張口,最后也沒說出來,這時候念念那些藥跑進來了,沖過去邀功:“哥哥,我幫你把藥拿過來了!”

    “好,謝謝念念。”鞠澤接過念念手里的藥,念念又說:“哥哥,我餓肚肚了,要吃飯!”

    “行,現在就帶你去吃飯。”鞠澤把念念抱起來,又回頭看向樊莎莎,“莎莎,你也一起去嗎?”

    樊莎莎心里有些失落,他到底沒說。

    她搖頭:“不了,你們去吃吧。”

    鞠澤想著她不在也好,因為他發現當著她的面沒辦法把自己的話說出口,見不著面再說,可能還好一些。

    鞠澤抱著念念離開了,樊莎莎還坐在科室里,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滾燙。

    她坐在那里等了十幾分鐘,估計鞠澤走遠了,才打算離開這里,可這時,她的手機突然響了一聲。

    她拿出手機,是鞠澤給她發的消息:

    “莎莎,謝謝你對我的關心。有些話一直想跟你說,但是當著你的面,我就退化成小學生了,什么也說不出來,所以才現在發消息跟你說。我想問你的還是剛才的問題,你是不是還喜歡我?”

    樊莎莎有些想笑,人的第一印象真的挺不準的,她第一次看鞠澤,還以為鞠澤是什么浮夸的富二代,現在才發現,他也就是個普通男孩,怎么比她還膽小還害羞呢……

    她立馬打出兩個字:“喜歡”。

    但是猶豫了一下,又刪除了,然后打字:“那你喜歡我嗎?”

    可考慮了一下,還是覺得不妥,所以又刪了。

    最后糾結了好一會兒,給他回了個:“你問這個想干嘛?”

    沒過多久,鞠澤的消息回復了過來:“因為我的情況你也清楚,我不想你因為我而耽誤人生,你這么優秀,你可以有更好的人陪伴你度過終生……況且,我也不想因為我,而使你和你的家人之間有隔閡。親情和愛情都是同樣珍貴的……”

    樊莎莎看著這行話,突然有些生氣,親情和愛情同樣重要,他怎么就自信自己要舍棄的一定是愛情?

    樊莎莎沒多想,給他回了一句:“你喜歡我嗎?”

    這條消息幾乎剛發出去,鞠澤就回復了:“喜歡。”——一直喜歡,見到,想到,都會面紅耳赤的那種喜歡,你一可能有事,我就喪失冷靜的那種喜歡。

    盡管鞠澤覺得不應該耽誤人家好姑娘,但面對這個問題,他還是沒有撒謊的能力。

    樊莎莎的消息也很快回復了過來:“喜歡為什么還一再閃躲?我爸媽并不是偏執的人,如果你給我一個態度,他們肯定愿意接納你的。至于你說的你有妹妹要養,我們都是成年人,這點責任擔不起嗎?”

    鞠澤反復讀著這段話,臉上不由自主地漾開笑意,一直以來纏繞心頭的心結似乎豁然開朗……是啊,有什么好怕的呢?奶奶輩的時候,一家都好幾個孩子,不照樣活過來了嗎?再說他也不是淪落到工作都沒有的地步,兩個人踏踏實實的努力,有什么應付不過去呢?

    只要樊莎莎也有和他一直走下去的決心,那么前路再多困難都不要緊,他們總有辦法克服的。

    此時坐在他身邊拿著勺子吃著兒童餐的念念看鞠澤盯著手機笑,也把腦袋湊過去,問他:“哥哥,你看什么呢?”

    “沒什么,我再和你莎莎姐姐聊天呢。”鞠澤對念念笑了笑,給樊莎莎回復了消息:“對不起,之前是我不好,我不該遇見一點點困難就放棄你。莎莎,我喜歡你。”

    旁邊一直盯著鞠澤看的念念,記住了一個道理,原來,哥哥跟莎莎姐姐聊天,就會這么開心!

    樊莎莎反復的看著那些字,也是欣喜不已,她想立即告訴全世界,他終于告白了。

    但樊莎莎最后誰也沒告訴,她還清楚地記得父母對這段感情的態度……也許暫時不讓他們知道是最好的。等時機成熟,等有一個合適的機會,她再帶鞠澤回家見父母,那樣一定可以水到渠成的。

    樊莎莎打了個電話給他,問他在哪里,鞠澤把地址告訴她后,她就立馬過去了。

    他們見面的時候,陽光和煦溫暖,念念已經吃飽了,此時鬧著要去公園玩。

    她一手牽著樊莎莎,一手牽著鞠澤,拉著他們往餐廳外面去,在旁人看來,就像幸福的一家三口。

    此刻,樊莎莎的心滿滿的全是知足,而她卻忘了,水鎮那邊她的室友苗芳還在等著她。

    去爬山的人已經從山上回來了,有人喊苗芳一起去吃飯,苗芳早就餓了,但她見樊莎莎還沒有回來,就一直在等她。

    她等的無聊,就拿出手機看了看大家的朋友圈,她看見很多人發的合照里,都有樊莎莎的笑臉,她被簇擁著,被所有人關愛著。

    先前那種不痛快的感覺突然又回來了……

    苗芳搖搖頭,趕走自己的胡思亂想。她給樊莎莎發了條消息:“莎莎,你啥時候回來?等你一起去吃晚飯。”

    她不知道,她發消息的時候,樊莎莎正和鞠澤帶著念念在公園里玩。

    不一會兒,王護士從外面回來,看見苗芳一個人在大廳里坐著,走過去問她:“大家都去吃飯了,你怎么不去?”

    苗芳抬頭跟她笑了笑:“我等莎莎呢,她回來我跟她一起去。”

    “莎莎和鞠澤中午就回縣城了啊,她沒跟你說嗎?”王護士好奇的問了一句,然后過去拉起她,“走啦走啦,一起吃飯去。”

    苗芳心里的那根刺越來越具體,扎的她頓頓的疼。

    她離開了?她早就離開了?

    也許她在樊莎莎心里,根本就不是什么重要的人。所以,她離開了都不告訴自己一聲。

    苗芳跟王護士一起往附近一家餐廳去,她在路上,掏出手機,把樊莎莎給拉黑了。

    等樊莎莎看見她手機上苗芳給她發來的消息時已經是晚上了,她才想起自己忘記把這件事告訴苗芳了,趕緊跟她說自己已經回來了。

    可是消息卻沒有發出去。

    她以為網速不好,又發了一遍,卻依然沒有發出去。她愣了愣,然后給鞠澤發了條消息測試一下網速,消息立馬就發出去了。

    她這才意識到,她是真的被拉黑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3d胆码预测凤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