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醫路芳華 > 第四十一章 退避三舍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prvxiq.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樊莎莎心里堵的不行,她開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哪里做錯了,怎么就突然把她拉黑了?

    鞠澤此時剛剛回到家里,突然收到她一條沒頭沒尾的消息,立馬問她:“什么?”

    樊莎莎給他發:“我不知道為什么,苗芳突然把我拉黑了……”

    拉黑?她們倆關系不是一直很好嗎?

    鞠澤立馬安慰她:“你先別難受,可能是有什么誤會吧。”

    她想了一下,以樊莎莎的性格,如果她知道好朋友莫名其妙把她拉黑,她肯定不是生氣,而是自己心里難受,在那里胡思亂想怕自己得罪人。

    于是鞠澤又立馬給她發:“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樊莎莎遲疑一會兒,給他回:“我現在在宿舍。”她確實難受,確實需要向人傾訴,讓人幫她分析,她到底哪里做錯了。

    “嗯,等我,我馬上去。”

    念念今天在外面瘋玩了一天,路上就睡著了,鞠澤把念念抱回房間,就立馬去找樊莎莎。

    到了宿舍樓下,鞠澤給她發了一條消息,樊莎莎很快下了宿舍樓。

    醫院的宿舍樓是租的,在臨近醫院的一個小區里,這個小區比較老,每一棟樓只有六層,綠化面積很大,一排排梧桐樹遮天蔽日,小區里還有籃球場,乒乓球臺。

    兩個人去了小區的籃球場,此時已經是深夜,籃球場上只有他們倆個。

    他們一圈一圈繞著空無一人的區域,“我估計,是我今天回來沒和她說,所以她生氣了吧。”樊莎莎語氣有些無奈,猜測說。

    可就算這樣,她還是覺得直接拉黑這個懲罰太嚴重了,在現在社會,拉黑基本上就等于絕交了。

    她覺得自己和苗方的感情,不應該是這種小錯誤就要絕交的地步……

    鞠澤想說,不管苗芳是不是真的因為這個小事生氣,苗芳的行為都太缺乏情商了,大家一個醫院工作的,而且她和樊莎莎還是一個科室的,抬頭不見低頭見,這樣直接拉黑,以后大家見面多尷尬啊。

    不過他沒這么說,他只是安慰樊莎莎:“聽說孕產婦容易情緒不穩定,不是還有產前抑郁癥這個說法嗎?好像是身體里激素分泌異常導致的吧,這個你是醫生你肯定比我知道得多。我估計,她現在就是特別容易情緒激動的時候,你別往心里去。等端午節假期結束后,你找個機會跟她說清楚就好。”

    樊莎莎點點頭:“嗯,我也是這么想的。”

    “別影響自己的心情。”鞠澤下意識地拍拍她的腦袋,他平時哄念念的時候習慣這個動作了。

    樊莎莎抬頭看向他:“如果我有一天也不小心做了什么錯事惹著你了,你會一聲不吭直接把我拉黑嗎?”

    鞠澤揚起嘴角:“不會,你這么乖,就算我們倆有誤會,那也是我的錯。而且,有誤會我也會直接說,絕對不會莫名其妙就沒下文了。”

    樊莎莎深深地看著他,然后重重地點頭。她再一次覺得和鞠澤在一起是沒錯的,因為有話直說,也是為人的擔當。

    假期結束后的第一天工作日,樊莎莎中午吃飯的時候看見了苗芳,她想給苗芳一個臺階下,就主動端著盤子坐到她旁邊,說:“苗姐,我給你發消息怎么發不出去呀?是不是你誤操作了?”

    她沒想到,苗芳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直白地說:“沒有,就是我把你拉黑了。”

    樊莎莎愣了一下,說:“對不起,那天我實在是有急事,所以才沒通知你就自己回來了……”

    苗芳語氣淡淡的,似乎連生氣都沒有了:“你說起來只是一件小事,可我覺得這卻證明了你對我這個朋友根本就不上心,我們還有什么好說的?”

    “我……對不起……”樊莎莎之前準備好的解釋的話,就這么被打斷,后面的似乎也沒有說出來的必要了。

    “不必了。”苗芳說完,端起餐盤換了個地方坐。

    樊莎莎看著她離開,自己卻不知道怎么辦,此時食堂人來人往,她也不好纏著苗芳,只好繼續埋頭吃飯。

    只是,那飯放進嘴里,卻酸酸澀澀,怎么也咽不下去。

    后來的日子,樊莎莎也沒有再找苗芳解釋,她心里難受了好一陣子,可她到底沒有鞠澤那樣的樂天開朗,苗芳不理她,她也不會再想著去找苗芳,所以這段感情就越來越遠了。

    與此同時,她和鞠澤的感情卻越來越好。

    和鞠澤相處時間越久,交往越深,她就越喜歡這個人。

    鞠澤一個最大的優點,就是遇見什么事都不會帶情緒,而且就算別人再怎么惹他,他也不會真的生氣。這個小縣城沒有什么秘密,之前破獲的商業案,很快傳開了,鞠澤的父親是罪魁禍首的事,也在整個醫院流傳。然后就有個情商低劣的同事當著鞠澤的面拿他的痛處開玩笑:“鞠澤,我聽說你爸爸當初騙了幾個億,他留一點給你就夠你吃喝一輩子了,你怎么還在醫院干這種苦差事?”

    當時樊莎莎都氣得想罵他,但鞠澤卻笑著回應了一句:“我在醫院工作,是因為我想跟你做同事,舍不得你啊。”那男同事當然就沒話說了,還覺得被人重視,心里美滋滋的。

    那個同事又說:“虛擬幣現在挺正常的,你爸爸就是不走運,我聽我家親戚說, 大城市里好多搞虛擬幣的,他們都沒事。哎,你爸搞幣的資源還在不在?你有沒有興趣重新拿起來做?”

    鞠澤依然只是淡淡笑著,說:“我沒有,以前我爸做的時候我從來不關注,所以不知道不了解……但我覺得你挺聰明的,你可以自己去做。”

    后來鞠澤和樊莎莎解釋,說他一般不愿意與別人計較,是覺得那些能惹他生氣的人,自然也會惹別人生氣。他又不是他們的爸爸,憑什么費心費神教育他們?社會上有的是人教育他們,所以沒必要生氣。

    對他的好脾氣,樊莎莎自愧不如。

    樊莎莎也發現,鞠澤不生氣并不是因為懦弱,是他真的不在乎。

    少女時代的時候,樊莎莎也曾看過幾本男主角性格霸道的小說,她也曾幻想能有一個充滿男子氣概的男生保護自己。可長大后她才發現,能夠給她這樣的普通女生安全感的,不是什么霸道男主,而是一個情商高,脾氣好,聰明且有耐心的成熟男生。

    鞠澤對她也是十分溫柔體貼,他們倆從不會有什么誤會,因為一旦鞠澤敏銳的感覺到即將會有誤會發生,他就習慣性的從頭到尾解釋清楚,到后來樊莎莎都嫌棄他話癆了……樊莎莎突然發現,他們這樣的情侶,在一起基本都不會吵架的。什么誤會都沒有,能吵什么呢?

    而且偶爾她想發個小脾氣,鞠澤就看著她傻笑。她哪里還有脾氣可以撒?

    他們倆在一起的這段時間過得很幸福,不過他們都很低調,醫院沒有多少人知道。樊莎莎以前就苗芳一個堪稱貼心摯友的同事,現在也不理她了,她也沒地方說。

    有時候看見苗芳和別人在一起說說笑笑,樊莎莎也會感覺到落寞,不過更多的,卻是尷尬,所以每次她都直接逃離。

    她從來都不是一個會爭取的,她可以主動邁出一步,但如果看不見對方也向自己邁出步伐,她就立馬退回來了,甚至比以前躲得更遠。

    九月份,苗芳的預產期到了,樊莎莎那天直接請假了沒去婦產科,她可不敢冒險出現,免得苗芳看見她心里也不舒服。

    苗芳生產之后,樊莎莎才找主任打聽她的情況,主任說苗芳生下了一個六斤多重的女兒,母女平安,苗芳身體一直都很好,而且加上她一直注重科學養胎,所以目前而言沒有什么嚴重的并發癥。

    “就是情緒挺不穩定的。”主任淡淡說了一句,“她丈夫進來陪同的時候,跟她聊到了小孩子的名字,她丈夫想了個字,叫‘靖’,苗芳突然就生氣了,說這個字是男生用的,大吵大鬧問他丈夫是不是嫌棄自己生的是個女兒,非要兒子才行,問他丈夫是不是對她不滿意……她丈夫怎么安慰都不行,最后她還大哭起來,弄得挺尷尬的。”

    樊莎莎心里一個咯噔:“該不會是抑郁癥吧?”

    產前苗芳就已經顯現出來了這個苗頭,現在想來,她因為一點小事就跟自己絕交,也許真的和抑郁癥有關系。

    主任也是十分疑惑:“不會吧?苗芳性格挺直接的,屬于有啥說啥的類型,這樣的性格,怎么能得抑郁癥呢?”

    樊莎莎也不知道,但很多細節,都顯示她確實情緒上有些不太對……“要不然還是建議她的家屬帶她看看心理醫生吧?”

    主任點頭:“行,回頭我和她家人說一下。”

    幾天后,苗芳出院回到家修養。

    蔣主任已經提醒了苗芳的丈夫,不過最近幾天,苗芳顯然心情不錯,也沒有怎么發脾氣,她的丈夫就把找心理醫生的事擱置了下來……偶爾的誤解和發脾氣誰都會有的,苗芳對他發一兩次脾氣也不能說她心理有問題。

    他為了好好照顧苗芳和孩子,特意給自己鄉下的母親打電話,讓她過來照顧苗芳。

    那天苗芳正在家里逗孩子玩,聽見有人按門鈴,便趕緊過去開門,然后便看見了她婆婆拎著大包小包站在門口。

    苗芳愣了愣,才開口問:“媽,你怎么來了?”

    她婆婆一臉淳樸,笑著說:“我來照顧你的,小宇沒跟你說嗎?”

    苗芳飛快地皺了一下眉頭,她的丈夫蘇宇真的沒有和她提過,她現在什么都沒準備,家里亂七八糟的,怎么接待婆婆?蘇宇真是對他越來越不上心了,懷孕之前她對自己什么做什么都很在乎,都小心翼翼地,可現在,婆婆過來這么大的事都不提前跟她說一聲!果然生完孩子,她就從寶變成草了嗎?

    不過當著婆婆的面,她還是把怨氣忍了下來,趕緊讓開,叫婆婆快進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3d胆码预测凤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