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醫路芳華 > 第四十二章 她什么都沒有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prvxiq.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婆婆一來,看見家里到處堆滿了小孩子用的東西,地上亂七八糟的全是玩具盒子、快遞盒子,有些快遞箱都還沒拆。她就趕忙開始收拾東西,苗芳怕婆婆覺得她這個兒媳婦懶惰,也跟著要開始收拾,她婆婆忙奪下她手里的活,把她往房間里面推:“你別動,我來我來就行,你還沒出月子呢,去床上躺著吧!坐月子不能勞累。”

    苗芳只好回去躺著,只是心里怎么都覺得難受。

    她婆婆收拾了一下午,期間總是進臥室,站在搖籃邊上笑嘻嘻地看著孫女兒,也不說話,也不抱她。

    婆婆是一直在干活,身上全是汗水,所以怕影響到小嬰兒,才沒有觸碰她,就只在邊上看看她,對她笑笑。

    而在床上靠著看電視的苗芳瞄到婆婆盯著女兒笑的樣子,總覺得心里瘆得慌……她也說不上來到底什么感覺。

    而且隱隱又有些擔憂……婆婆為什么只是看一看孩子卻不抱她?難道她嫌棄是個女孩?聽說老一輩的父母,都有重男輕女思想的。

    苗芳也不敢問,只是心里越想越難受。

    到了晚上,蘇宇下班回來,一進門,蘇媽媽就高興地說:“小宇回來了啊,芳芳在房間里呢,你快去陪她吧。我馬上就把飯做好了。”

    “好。”蘇宇放下公文包,就跑進了臥室,先去親了一口搖籃里的女兒,然后又跑到坐在床上的苗芳身邊,笑著說,“媳婦,我回來了,你今天在家里怎么樣?”

    苗芳看見蘇宇進房間里里來的時候,臉上還是帶著笑的,但看見他沒跑向自己,而是跑去搖籃里看女兒,苗芳臉上的笑就漸漸卸下了。

    此時她靜靜地看著搖籃,目光無神,不咸不淡地說:“當初說好了生完孩子你最愛的人還是我的,現在你怎么回家之后第一下看的是女兒而不是我?”

    蘇宇以為她在開玩笑,抱著她說:“你怎么越活越回去了,連女兒的醋都吃呀?”

    苗芳推開他,冷冷地說:“是!我是越活越回去了!我愛吃醋了!可是你就沒有錯嗎?……我發現你真的沒有之前對我那么好了,婆婆過來這么大的事你都不提前跟我說一聲,你是想叫你媽看見我們家多邋遢?!叫婆婆生我的氣然后再給你找一個新的老婆?!”

    蘇宇愣了愣,趕緊又是道歉又是解釋:“不是的,這件事我是真的忙忘了,昨天給我媽打完電話后想告訴你一聲的,然后公司又突然來了個著急的合同,我就去忙合同了,一忙就忘記跟你說了,今天早上我新來的時候想起來想跟你說,但是你當時還在睡覺,我就沒有打擾你……再說我媽知道你剛生產,怎么可能會在家務事上對你有意見?你放心,我媽只會認你這一個好兒媳婦,絕對不會找別人的。”

    苗芳冷冷地看著他:“你媽認我這個好兒媳婦,你就不一定只認我這個老婆了吧!”

    饒是蘇宇脾氣再好,被這樣懷疑忠誠,也忍不住有些生氣,語氣也重了一些:“你不要無理取鬧了,我就是忘記告訴你我媽要來,你就糾纏這個不放……你怎么變成這樣?”

    苗芳的眼睛里頓時盈滿淚水,無比委屈地說:“我變了?我生孩子受了這么大的罪!得到的就是你的漠視和越來越冷淡的感情!你怎么不問問是不是你自己變了?!”

    蘇宇張了張口,又強逼著自己冷靜下來……他想起了蔣主任的話,或許,她真的應該去看心理醫生了。

    “芳芳,我想你真的應該去看看心理醫生。”

    苗芳哭得更難受:“你自己有問題,不知道悔改,你就覺得是我有精神病?”

    “我不是這個意思……”蘇宇聲音稍微大了一些,立馬自己意識到了,然后放緩了聲音,說,“你是一個醫生,不用我多說你也知道,心理疾病并不是什么見不得人的,這個都正常,我要是工作壓力太大,我也會去看心理醫生,咱們理智對待,去咨詢一下,好不好?”

    “咨詢個屁!你不氣我就是最好的了!你給我滾!”苗芳突然發起了脾氣,拿著枕頭往他身上砸過去。

    蘇宇心里也有氣,接過枕頭,把枕頭塞到她身后,悶悶地說:“既然你現在不想跟我說話,那我先出去了。”

    然后便從房間里離開。

    蘇媽媽剛才在外面就聽見他們吵架,此時見兒子一個人走了出來,立馬把他拉到陽臺上,小心翼翼地問:“怎么啦?你是不是做什么惹小苗生氣了?”

    蘇宇嘆了口氣:“小苗懷孕了以后就情緒不穩定,現在生完小孩脾氣更差,我勸她去看心理醫生,她不愿意。”

    蘇媽媽一臉震驚:“沒有那么嚴重吧?還要看心理醫生?你是不是哪里做得不對惹她生氣啦?小宇啊,她剛受了人生一大罪,你就體貼她,對她好一點,凡事讓著她……”

    蘇宇點點頭,也開始反思自己……“估計是我之前忙于工作,忽視她的感受了,我以后一定好好陪陪她。”

    蘇媽媽點點頭,和兒子離開陽臺,她去廚房把飯菜都盛好了,才去敲臥室的門:“小苗啊,飯菜做好了,你出來吃點兒吧。”

    房間里傳來苗芳低沉的聲音:“不吃了,我不餓。”

    蘇媽媽勸她:“不吃不行啊,你剛生產完,身體哪里能受的了?小孩子半夜也鬧騰,你多少吃點,不然你營養跟不上。”

    苗芳在房間里冷哼了一聲,自言自語地說:“口口聲聲讓我吃飯,結果還不是怕你孫女兒沒母乳喝?我就知道,婆婆能對兒媳婦有什么真感情!”

    她說話聲音不大,又隔著一道門,蘇媽媽也沒聽見她說的到底是什么,只能聽見些許聲音,她又問:“小苗,你出來吃點兒嗎?”

    “不了,我困了,先睡了。”苗芳說完,就躺下了,拿出手機翻看新聞,翻著翻著,她看見一條婆媳打架,懦弱老公兩邊都不敢說話,最后導致家庭破裂的新聞,她越看越傷心,覺得自己也遭遇了壞婆婆和懦弱老公,蒙著頭哭起來。

    門外,蘇宇也過來勸了一遍,不過苗芳沒理他,他怕苗芳是真的困了,就去把一部分飯菜放到菜櫥里,打算得她睡醒了再給她吃。

    而苗芳看丈夫只是問了一句就沒下文了,都沒進來看看她,也沒哄她,她更難過,更委屈了,片刻間,淚水就沾濕了整塊枕頭。

    蘇宇母子倆吃完,蘇媽媽去收拾碗筷,蘇宇端著重新熱過一遍的飯菜走進房間,小聲問:“親愛的,你睡醒了嗎?起來吃點兒吧。”

    苗芳不說話,背對著蘇宇的身體,一抽一抽的。

    “芳芳,你怎么了?”蘇宇將飯菜放到桌子上,爬上床繞到另一邊看著她的臉,這才發現她哭了。

    蘇宇又心疼又著急,親了她一下,趕緊哄她:“怎么哭了?誰惹你生氣了?”

    苗芳甩開他的手:“你滾!滾出去!”

    蘇宇一愣,又抱住她:“是我惹到你了嗎?都是我不好,我混蛋,你打我都可以,但你不要再哭了,好不好?”

    苗芳再一次推開他,哭著說:“有意思嗎?心!里明明嫌棄的要死,還在這里裝!”

    裝?

    蘇宇實在不明白自己到底裝什么了……苗芳也不聽他解釋,也不直說,弄得他也不知道怎么辦好,于是語氣溫柔地繼續哄她說:“都是我混蛋,你吃飽了飯,有力氣了再來打我,好不好?”

    說完,他從床上翻下來,一手端起飯碗,一手去扶著她:“來,我喂你。”

    苗芳突然甩手推他,大叫著:“你滾!我說了不吃!”

    接著碗碎裂的清脆聲和食物的香氣一起傳來,搖籃里的小嬰兒也被驚醒,大聲哭了出來。

    一時間老婆也哭,孩子也哭,他實在不知道顧哪個,外面蘇媽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又怕貿然進來,會讓兒媳尷尬,也不敢進來勸,只能在那里干著急。

    蘇宇怔怔地望著地上的飯菜出神,好一會兒才默默起身,先去把女兒抱出去給蘇媽媽,又進來收拾地上的東西,然后對苗芳說:“你要是累了,就先休息休息吧,女兒我媽照顧著,免得在這里總哭,打擾你休息。”

    蘇宇說完,等了一會兒,沒等到苗芳回答他,嘆了口氣,推門出去了。

    房間里空蕩蕩的,又只剩下苗芳一個人了,她聽著外面她婆婆哄著女兒的聲音,聽著丈夫溫柔的話語,還有女兒漸漸安靜下來的哭聲,突然覺得好模糊,好遙遠……仿佛這些觸手可及的幸福不僅僅是隔著一扇門,而是隔著千山萬水,是那么不可觸及。

    她突然想到一句話——

    熱鬧的是他們的,而她,什么都沒有。

    朋友早已經反目,家人也漸行漸遠,這世界每一種生物都有自己存在的價值,就她沒有。

    苗芳蒙著腦袋,哭得更兇了。

    外面,蘇宇母子把小嬰兒哄睡著了,蘇媽媽輕輕把孩子放到沙發上,小聲問去蘇宇:“小苗還在生氣呀?”

    蘇宇點點頭,輕嘆了口氣:“之前他們醫院的蔣主任提醒我小苗可能要咨詢心理醫生,我還沒確定,現在看來是真的有需要,而且非常嚴重。”

    蘇媽媽這次也不敢勸了:“行,你放心帶她去吧,我在家照顧寶寶。”

    “嗯……”蘇宇點點頭,他得好好想想怎么勸她去看醫生好,她現在,似乎很排斥心理醫生。

    哎,再想到苗芳一開始根本都不是這樣的性格,現在卻抑郁癥了,蘇宇覺得自己肯定也有一定問題,一定是哪里做得不夠好,關懷的不夠到位……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3d胆码预测凤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