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醫路芳華 > 第五十四章 勿忘傷痛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prvxiq.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說的太好了!”記者反復翻看著剛才給萬哲錄制的視頻,由衷的發出這聲贊嘆,萬哲的真情實感和流暢的敘述都超出他們預期。

    而且萬哲禮貌得體的待人接物,都透露著他從小到大接受良好的教育。在萬民安這么忙的情況下,程榮能將萬哲教育的這么好,她是一位受人尊敬的“醫嫂”。

    萬哲被他們夸的有些不好意思了,抓了抓腦袋說:“我就是實話實說,你們看著能用就最好了。”

    “肯定能用的,發出去指不定會有超出預期的反響!”

    正在這時,程榮回來了,她開門進來,看見記者們都已經在這兒了,趕緊笑著說:“你們坐,我去給你們洗水果。”

    萬哲過去接過水果,說:“媽,你和記者們說吧,我去洗水果就行。”然后萬哲拎著水果轉身去了衛生間。

    記者起身和她打了聲招呼,然后說:“阿姨好,阿姨,那我們開始采訪了,我們給您錄制……您要不要再準備一下?”

    “哦,好。”程榮點點頭,回房拿出早已經準備好的稿子,又默讀了兩遍,然后出來對著攝像機說。

    “我的丈夫萬民安是青鳥縣人民醫院的醫務科科長,其實醫務科這個科室,很多人不了解,我家親戚一開始有個頭疼腦熱的都喜歡找我丈夫治病,那些我丈夫確實會,因為他也學過,但卻不是他的本職,他在醫院主要是負責溝通全院上下的事情,醫療扶貧的事情,醫改的事情,總之雜七雜八的,雖然不像那些大主任一樣每天做好幾臺手術,但他可一點不比他們輕松。

    “我跟我們家親戚說了民安在醫院不怎么做手術后,他們一開始都挺瞧不起民安的,覺得他不算一個真正的醫生……其實吧,我覺得這個崗位,只要在崗的醫生,還有他的家人,最能體會它的重要性。

    “說到治療爛腳病老人這一塊,我一開始特別生氣,跟他吵過很多次,因為有些患者家屬實在有意思,民安照顧那些老人吧,是他承擔下來的責任,我不知道那些患者家屬怎么好意思不分日夜的給民安打電話的?當時我氣的分開的念頭都有了。

    “可是后來,那家被民安照顧的患者家庭,每次來縣城里,都順帶給我們家帶點土產,每次來也都千恩萬謝的,我開始理解他了,我從來沒有這么被外人記掛過,感激過,而民安有,是因為他付出過。

    “現在不是那么忙了,他科室里幾個年輕醫生,都非常能干,他也有時間抽空出去學習提升業務水平了。我感謝醫院對民安的培養,也感謝領導們對民安的賞識,希望以后可以越來越好。”

    她還是緊張,說的有些結巴,稿子也寫的比較正,不過記者們說不礙事,回頭他們會剪輯重新編輯。程榮本想留他們吃飯,不過他們說還有好幾個站要去采訪,程榮只好客客氣氣地送走了他們。

    從萬家離開后,記者們去跑去下塘村采訪周麗芬,周麗芬一開始很害羞,對著攝像機不敢說話,記者提議讓他們一家子都到鏡頭面前說。

    有兒子和兒媳的陪伴,周麗芬才打開話頭,她掀開自己的褲腿,將自己的傷疤展示給記者們看:“現在傷口沒有以前的一半大,已經好多啦,最壞的時候,這一整條腿都腫了,里面全是爛了的那個水,一按就有黃色的水流出來,還難聞,我拿塑料袋包起來都沒用。”

    那大半條腿都黝黑如同火烤過一般,皮膚有幾處依然外翻流膿……記者覺得這個在周奶奶口中是“好多了”的傷痕,在他們看來依然觸目驚心。

    “奶奶,你的傷口可以拍嗎?”

    周奶奶點頭:“你們要是不嫌惡心就拍吧,其實萬科長他們照顧的非常到位,我這個傷口就是天氣熱的時候容易爛,等到天氣涼快的時候,就好多了。哎,我現在比以前沒得治的時候,舒服多了。”

    周奶奶說著,把褲腿卷的更高了一些,說:“你們把這個宣傳出去,叫現在的年輕人記得以前我們國家的人是怎么被人欺負的,叫他們一定要好好學習,好好工作,為國家做貢獻,這樣才不會被人欺負!”

    記者在周奶奶的傷口拍了幾張特寫,周奶奶接著說:“其實我這個腿染病,還算是輕的……細菌炮彈你們聽說過沒有?當時很多飛機從天上飛過,扔下幾個細菌炮彈,你們不知道當時打仗,死了多少人,滿街上都是死的動物,床底下得天天看,不然過兩天下面就一層死老鼠……當時我大姑被他們抓走了,要做實驗,他們給我大姑打那種藥,我大姑個子高又瘦,本來只有九十多斤重,被他們打了那種藥之后,渾身都鼓起來,鼓的和三百斤一樣……我就想要是人死了真的能變成鬼就好了,我做鬼也要報復他們!”

    周奶奶回憶起在那場戰爭里犧牲的親人和朋友,不由紅了眼眶:“現在你們年輕人對當時的戰爭沒多大感覺了,你們現在都愿意和他們友好相處,但是我們這些經歷過的,永遠不會忘,也永遠沒有辦法原諒!記者同志,你們好好拍一拍我這條爛腿,宣傳出去,叫年輕人看看,叫他們知道敵人多殘忍!”

    70多年了,或許曾經的記憶已經漸漸淡化,但這些傷,還是真真切切存在的!70多年了,這些戰爭導致的病痛,依然在折磨這些生在那個時代的人……

    全國又有多少像周奶奶這樣忍受一生病痛折磨的老人?又有多少連生病的資格都被剝奪而逝去在那場戰役中的生命?

    記者鄭重地點頭:“周奶奶,您放心,我們會宣傳出去的。您也不用擔心,國家的創傷會永遠留在我們的課本里,每一代人都會銘記!雖然歷史無法改變,但我們可以杜絕悲劇的重演,絕不會再讓任何勢力侵犯我們的家園!”

    周奶奶點點頭,控制不住留下眼淚:“你們年輕人都是好樣的!”

    另一個記者感覺到這個話題太嚴重了,再聊下去不利于工作的開展,便提議說:“周奶奶,您跟我們說說萬醫生的事跡吧。”

    張兵不好意思地笑笑,對記者說:“我媽一說當年的事情就容易激動,她當年經歷過,所以成為她一輩子的噩夢了,她有時候大半夜做夢夢見那時候的事,都要害怕地起來哭。不好意思啊,都忘記你們是來問萬科長的事了。”

    記者笑著搖頭:“沒事,令現代人銘記歷史,也是萬科長他們參加這項活動的意義,我還要感謝奶奶給我們的采訪帶來了更深刻的意義。”

    張兵又笑了笑,然后開始說萬民安:“萬科長,還有他手下帶的幾個醫生,全都是令人尊敬的好醫生,他為我們做了很多,萬科長自己那么忙,但是我們倆人有什么頭疼腦熱的,給他打個電話,他立馬就過來了,我們真的非常感謝他,感謝他照顧我媽這么多年……”

    張兵有些哽咽:“我還要感謝萬科長手下的醫生小樊,我以前不是孝順的人,要不是小樊醫生勸我,我就做了大錯事了……”

    劉學敏也跟著說:“我是最最對不起萬醫生的人,說實話我以前有些瞧不起這些醫生,我覺得哪有什么上門免費服務這種好事?他們肯定是騙子,肯定是想賣藥給我們家的……但后來我才發現,醫生真的是這世界上除了家人之外最希望我們好的。我要感謝萬醫生還有萬醫生手底下的那些年輕醫生們,讓我們家人之間更懂得珍惜了。”

    周奶奶說:“萬醫生這個人實在,而且心好,他知道別人家有什么矛盾,從來都不會挑撥,只會講好話,叫人家和好。”

    記者們沒太聽懂這句話的意思,劉學敏卻“蹭”的一下臉紅了……她知道婆婆說的家庭矛盾是指她以前對婆婆有意見……

    現在想想,自己以前的意見也確實表現的太明顯了,不止萬醫生知道,小苗醫生也看出來了,小苗醫生性子直又潑辣,以前都直接跟自己擺臉色。其實,萬醫生也知道當時主要是她不愿意帶婆婆去治病,只是萬醫生不說而已。

    不止萬醫生知道,婆婆也對她的細思一清二楚,只是婆婆并不表達出來,還說是她自己不想去治。

    現在劉學敏想起自己以前在萬民安面前說過的話,心里很是羞愧。

    這時,周奶奶突然握住她的手,慈愛地笑著,對她說:“我們一家人現在這么好,真的要感謝萬醫生他們。”

    劉學敏看著婆婆,重重地點點頭。

    “……”

    記者們在青鳥縣待了一個星期,去采訪了幾個患病老人代表,又采訪了萬民安醫院的同事,然后回到北京,趕在萬民安下課后去采訪了他。

    萬民安不怎么會表達,只在采訪里說:“我們省以前是受災重區,這項活動也全省都在做,不僅僅是我們青鳥縣一家,給我這么高的榮譽,我真的感覺受之有愧……”

    后來這份視頻采訪記錄,被剪輯成了一部短片,短片最后一個鏡頭里,所有曾經參加過治療團隊的醫生和所有患者被聚集到一起,每個人臉上都掛著笑容。結尾就定格在這里。

    后來相關人員通知萬民安去領獎,萬民安正好結束了培訓任務,去電視臺領獎。

    那天,所有的患者都被提前接到了縣醫院,他們和醫生們一起守著電視臺,等著看萬民安。

    “他多年堅持利用業余時間,帶領團隊義務上門為侵華日軍細菌戰爛腳病受害者提供優質醫療服務,在減輕老人身體傷痛的同時,也給他們送上了親人般的關愛和撫慰,以大愛仁心撫慰民族傷痛,贏得了患者的信任和尊敬。”

    主持人宣讀完頒獎詞后,屏幕那頭的萬民安上臺領獎,他表現的并不好,毫無一絲褶皺的西裝革領不了他的局促不安,微微顫抖的嗓音也透露出他面對如此大場面時的經驗不足……

    可盡管如此,遠在萬里之外的青鳥縣人民醫院里,一群患者還是激動地一起起立鼓掌,不少患者也淚眼朦朧。

    ……

    萬民安領完獎回到醫院之后,依然做著之前的事,每天忙碌于醫院的雜務,依然像往常一樣去山村照顧老人。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3d胆码预测凤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