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醫路芳華 > 第五十七章 像個傻子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prvxiq.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鞠梁點點頭,本來情緒十分穩定,聽了鞠澤這么淡淡的一句話后,他突然控制不住哭了起來。

    他一手捂著眼睛,一手拿著話筒,好一會兒才平靜下來,說:“這種大事,本來應該爸爸出面給你做主的,不過現在想想,從小到大你就沒有什么需要我給你做主的,你什么都能做的特別好。你好好跟小姑娘相處,不要像我和你媽那樣。”

    鞠澤點點頭,語氣平靜地說:“放心,有一對家庭失敗的父母,我會跟珍惜來之不易的幸福,我一定會好好對待她的。”

    鞠梁無話可說了,他也不知道能說什么。

    短暫的沉默之后,探監的時間到了,在放下話筒之前,鞠澤對鞠梁說:“爸,我等你出來,一家人團聚。”

    鞠梁轉過身,佝僂的肩膀微微顫抖著。

    無論鞠澤經歷多大的變故和苦難,他始終都一心向上。無論自己如何沒盡到父親的責任,他也始終想著一家人團聚……

    鞠梁深深的自責,他這種人,怎么配有這樣的兒子?

    不過現在好啦,他即將擁有自己的家庭,以他的性格,他應該會很幸福吧?

    鞠梁想到這里,在心痛之外,更多了些欣慰。

    次日,鞠澤和樊莎莎一大早就要去民政局,樊莎莎已經在公交車上了,她到現在還沒有多大的感覺,他給鞠澤打電話:“身份證戶口本都帶著了吧?你別丟三落四的。”

    “知道知道,昨天就已經收拾出來了,我馬上就去,一定以最快的速度。”

    “不用那么快,我們是去領個證又不是趕考,你主意安全。”

    “知道了,會見。”鞠澤笑著放下手機,小時候沒感受過父母的體貼和關愛,現在得到了未來妻子的加倍體貼,這種感覺真好。

    他從昨天晚上就開始激動了,睡覺前從衣柜里挑出來自己最喜歡的一套衣服,也早早地把證件裝在袋子里放好。

    現在,他拿起證件出門,念念從房間里探出腦袋,笑嘻嘻地說,“哥哥,你今天是不是就要把莎莎姐姐領回家住了?”

    “是啊。”

    念念高興地說:“太好啦,以后就有人教我英語了,你這個笨蛋都讀不懂。”

    鞠澤欲哭無淚……他教念念小學英語居然也能被嫌棄……

    不過,念念這么喜歡莎莎,將來應該會和莎莎未來應該會相處的很好吧。

    “你在家乖乖寫作業啊,飯菜在冰箱里,回頭你自己熱一下,我今天可能很晚才回回來,你不用等我,有什么事打我電話。”

    念念點頭,沖著他的背影喊:“嗯,哥哥加油哦!你今天真帥!”

    鞠澤回頭沖她一笑:“放心,我一定會的。”

    他趕到民政局的時候,外面已經排起了好長的隊。等了十多分鐘,樊莎莎才慢悠悠地過來。

    “我說應該早來一些吧,現在放春假,很多人都會鄉結婚。”鞠澤走過去牽起她,拉著她過去一起排隊。

    樊莎莎看著他,目光里滿是溫柔:“你今天很帥哦!”

    鞠澤低下頭看了她一眼,說:“我哪天不帥?”

    這人……怎么越過越幼稚了。

    很快排到了他們,照片是之前就準備好的,整個流程不過幾分鐘就完成了,兩個人拿著小紅本出來,站在民政局門口,鞠澤把兩本都打開,拍了張照片發到社交平臺上,寫著:“終于娶回家了,不容易啊。”

    沒過幾分鐘,朋友們的祝福語便一條一條地跳了出來。

    樊莎莎也拍了照片,不過還沒發,她到現在還沒有進入狀態……

    鞠澤突然說:“對了,我還沒有正式求婚,所以我給你準備了驚喜……”

    樊莎莎一怔,又想起了他用醫院官網告白的黑歷史,心里猜測他該不會是又搞什么大動作了吧?立馬害怕地問:“什么啊?我早就跟你說了不用搞那些有的沒的,我們倆好好在一起就行……”

    鞠澤笑著擁住她,說:“你放心吧,我記得你說過的話呢,我保證絕對是驚喜,不是驚嚇。”

    樊莎莎只好跟他一起去他準備驚喜的地方……是他們醫院旁邊他倆經常去的火鍋店。

    樊莎莎松了口氣,但是隱約間又有些失落……原來所謂的驚喜就是吃火鍋啊?雖然確實沒有驚嚇,但也沒有多少驚喜啊……

    她正想著,鞠澤已經按照他們倆的喜好點好了菜。

    不多會兒服務員推著餐車過來,樊莎莎以為是菜品到了,她拿開桌子上的碗筷和碟子,騰地方給服務員放菜。

    沒想到服務員推著餐車走到她身邊,然后突然從餐車底下抱出一捧紅色的玫瑰花,對樊莎莎說:“樊小姐,新婚快樂!”

    樊莎莎驚訝地看著這束花,又看向鞠澤:“是你準備的?”

    鞠澤點頭:“是,這不是驚嚇吧?”他又看向服務員,說,“謝謝你,可以上菜了。”

    樊莎莎笑了起來,抱著那捧花好久,然后將它輕輕放到座位旁邊,說:“雖然我很喜歡,不過買這一次就行了,以后不用啦,不要浪費錢。”

    鞠澤看著她的表情,知道她是喜歡花的,不過她節約慣了,所以舍不得買。那以后,他就逢年過節地給她準備驚喜吧!

    不過現在還是要聽她的話,他溫柔地看著她:“嗯,你說不買就不買,以后我什么都聽你的。”

    不一會兒服務員把菜品和鍋底也端了上來,他們偶爾會給對方夾對方喜歡吃的菜,雖然沒有多說話,卻溫馨無比。

    吃完飯已經接近黃昏了,樊莎莎站在火鍋店門口和鞠澤告別:“我得回宿舍了。”

    鞠澤覺得好笑:“你回什么宿舍?你是不是忘了我們現在是合法夫妻了?”

    樊莎莎一愣……她在宿舍住習慣了,還真忘了……

    鞠澤牽起她的手:“走,跟我回家。”

    “我我我……”樊莎莎的臉蹭的紅了起來,盡管他們倆是合法夫妻了,但她潛意識里好像還無法想象兩個人住一塊是什么樣子……

    鞠澤看她這么拒絕,只好拿念念出來說事:“念念今天一大早就在家等你回去呢,她還做了一桌子菜……”

    “念念才七八歲她做什么菜?你是不是想騙我去你家?我從來不大晚上的去男生家里的!”

    鞠澤真心想哭……再次和她強調:“莎莎你摸一摸你包里的小紅本,我們現在是合法夫妻了,那是你家,也不是別的男生家。”

    這么說好像也是,他們倆都結婚了,總不能繼續這么見外。

    樊莎莎考慮了一下,點點頭說:“那行,但是我得給我爸媽打個電話回去,跟他們說一聲。”

    果然啊,樊莎莎這種女學霸從小就養成了輕易不在外面過夜,如果要過夜就必須通知父母告訴自己的下落,哪怕是自己的合法丈夫……

    鞠澤雖然心里苦悶,不過還是覺得這個習慣很好,他暗暗下決心,以后也要這么培養念念,堅決不許她結婚之前在外面過夜。

    他點點頭:“行,你打吧。”

    樊莎莎給她媽媽打了電話過去,電話接通后,她說:“媽,今晚我就不回家了,我……我想去鞠澤那里……”

    樊莎莎從電話里聽見了她媽媽隱忍的笑意:“行,你去吧,以后你回自己家住,就不用告訴我們了。”

    “好吧……”樊莎莎心里還挺舍不得離開家呢,但感覺她的父母卻沒有多不舍?好像就這么接受了?

    行吧……

    樊莎莎只好和鞠澤回去。

    回到家里,念念都已經睡著了,他還說什么念念做了一桌子飯菜等他們,果然就是在騙她……要是真的做了一桌子,他怎么可能帶她去外面吃火鍋?

    鞠澤坐到沙發上,面對著緊張不安的樊莎莎,他有種他們回到了古代的錯覺……他們現在的感覺就像那種年代沒見過面的男女在一起,局促又緊張,根本都不像在一起三年的戀人。

    鞠澤坐了一會兒,突然問樊莎莎要了她的那本結婚證,然后把兩本結婚證放到一起,翻來覆去的看,看著看著就傻傻的笑了起來。

    樊莎莎也不由自主地跟著他笑,都奔三的人了,還會做這種傻事。她拿出手機,把鞠澤傻乎乎的樣子給拍了下來。

    “對了,”鞠澤突然想起了什么,看向樊莎莎,“你好像沒有發結婚證的照片到朋友圈呢,快發快發。”

    樊莎莎笑了笑:“不用吧……你發了就行了,醫院的人基本都知道了。”

    “不行,你也要發。你也要讓你的親朋好友都知道你有主了。”鞠澤過去搶走她的手機,說,“你不發我來替你發,我反正要全世界都知道你跟我結婚了。”

    樊莎莎有些無奈……他結婚后怎么比結婚前更幼稚了?

    “哎呀,你還給我……”樊莎莎追著他,卻被他轉個身一把抱住,鞠澤似乎被傷到了心,可憐兮兮地看著她說:“你就發一下唄,就這一次。”

    樊莎莎一時語塞,連心跳都加快了速度……

    就在這時,被他們倆剛才的動靜吵醒的念念揉著惺忪的睡眼推開臥室的門,看見鞠澤和樊莎莎親昵的動作,嘿嘿一聲壞笑,又把門給關上了。

    樊莎莎更是無語……這個人小鬼大的小姑娘……

    “行吧……你把手機還給我,我自己來發。”

    “好。”鞠澤這才放開她,并把手機還給了她。

    樊莎莎想了一下,卻沒有發他們倆結婚證的合照,而是把鞠澤拿著結婚證傻笑的照片發了出去。

    不需要有太多言語證明她的幸福,鞠澤的神情就說明了一切。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3d胆码预测凤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