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醫路芳華 > 第五十九章 感恩和懺悔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prvxiq.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盡管趙安邦選擇留在醫院,鞠澤他們也每天都去陪伴他,但他的記憶卻依然越來越差。

    面對無法治愈的疾病,醫護人員們再努力,也只能稍微減緩疾病惡化的速度,卻無法改變越來越嚴重的事實。

    他開始逐漸忘記萬民安,苗芳,沈一鳴,樊莎莎,鞠澤……到后來,連每天都過來給他畫畫的念念也開始遺忘了,他聽著小天使一樣的念念甜甜地喊他趙爺爺,他卻翻找不到和她有關的記憶。他潛意識里不愿意看見念念失落,所以拼命地想她到底是誰,但最終得到的只是深深的無力感。

    他能感覺到自己的生命一點一點的消失,他的記憶也要抹回到一紙空白的階段。

    可是有一天,他突然記起了所有人,他指著念念給他的畫冊叫出了所有人的名字。然后,他和陳醫生申請出去逛逛,說就在醫院周圍,說還很快就會回來。陳醫生一開始不放心,但耐不住趙安邦非要出去,再加上他看趙安邦最近狀態確實還不錯,他只好同意了。

    趙安邦去了一下午,快下班的時候回到了醫院,他又請陳醫生幫他聯系曾經在治療小組照顧過他的人。

    陳醫生把這個消息告訴了萬民安,萬民安便通知了一些暫時沒有急事的人去看他。

    趙安邦看著一屋子人,問萬民安:“小鞠怎么沒來呀?”

    “他退出小組比較早,我以為……”以為趙安邦對他沒印象了,所以就沒喊他過來。他以為趙安邦連經常跟隨在身邊的人都快不記得了,怎么會記得只照顧過他幾個月的鞠澤呢?

    可令萬民安沒想到的事,趙安邦卻笑著說:“小鞠退出后,雖然不跟你們一起來給我治病了,但他每周都和你們岔開時間,帶他妹妹來看我。”

    這件事鞠澤沒有告訴別人,隊伍里只有樊莎莎一個人知道,鞠澤告訴樊莎莎說當初那件事害得大家沒辦法申請到項目,沒有臉和大家一起活動,所以只能背著他們過來。他也要樊莎莎別告訴別人,所以樊莎莎也沒說。

    此時萬民安才聽說這件事,又驚訝又感動:“原來小鞠退出后還繼續關注……我這就打電話讓他過來。”

    等鞠澤也到了以后,趙安邦對大家說:“你們照顧我這么久,我沒什么可以感謝你們的,但是扶貧辦每年都會給我發東西,那些東西我都沒用呢,都是新的,我今天剛從家里拿過來的。”

    然后趙安邦從床底下拖出一個大大的箱子,打開箱子,里面琳瑯滿目的全是小型電器,全都是嶄新的,外包裝都沒有撕。

    萬民安心里明明白白……他偶爾也會因醫療扶貧的事情和扶貧辦有溝通,他知道扶貧辦其實沒這么多預算,他們給貧困老人資助的基本都是一些糧油米面的生活必需品,根本不會買這些小型家用電器。

    看來,這些東西都是趙安邦自己拿自己省吃儉用的錢買來的,他故意說成扶貧辦給的東西。

    趙安邦先拿了個吹風機,遞給苗芳,慈愛地看著她,說:“這個是送給你的,你來照顧我五六年了,一直都是短頭發,小丫頭留一留長頭發,說不定也好看。”

    “我孩子都三歲了,已經不是小丫頭啦。”苗芳依然不愿意要他的東西,她的想法很簡單,就覺得趙安邦日子已經過的很艱難了,讓他破費實在于心不忍,所以一直以來都拒絕習慣了。她把吹風機塞回他的手,說,“趙爺爺,我不用,謝謝你。”

    趙安邦頓時有些失落,說:“我就是想感謝感謝你們,我這輩子沒有親人,唯一不求回報對我好的就是你們……”

    面對他的失落,苗芳無法再拒絕,接下吹風機,說:“謝謝趙爺爺,其實這個吹風機我想買很久了。”

    趙安邦又給王護士拿了一臺電子秤,他還沒開始說話,王護士就笑著接了過去,說:“趙爺爺你是嫌我胖,讓我減肥對不對?”

    趙安邦笑了笑:“我哪里敢嫌你?你這個樣子,在我們那個年代是最好看的,大富大貴的人都像你這樣。現在是新時代了,醫生跟我說太胖了容易得病,所以還是正常好,不胖不瘦好,健康。”

    王護士點點頭:“趙爺爺你放心吧,我一定會減肥的,達到健康水平!”

    接著是給萬民安的,他給萬民安買了一臺小巧的按摩儀,他說:“萬科長,我問過賣電器的,他說這個按摩儀哪里都能按摩,你工作最累最忙,你拿這個用,能讓自己舒服點。”

    “唉,謝謝趙叔……”萬民安伸手接過來,

    然后最大的那個盒子,他拎起來交給沈一鳴,對沈一鳴說:“小沈,這個是電飯鍋,送給你的,你不要每天都吃外面飯店的東西,不健康,你有時間就自己煮飯吃。”

    “謝謝趙爺爺……”

    “你看看小鞠和小樊都結婚了,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了,你到現在還一個人,多孤單啊,你平時工作不滿的時候多交朋友,爭取也趕緊結婚。”

    沈一鳴點點頭,紅著眼睛聽趙爺爺說話,他總覺得趙爺爺有些交代后事的感覺……

    他也知道,這些東西不可能是扶貧辦給的,而且這些東西雖然不算貴,但也大好幾百,趙爺爺平時沒什么營生,之前還種地,得病之后地也不種了,他估計是拿出自己所有的余款買了這些禮物吧!

    趙安邦又拿出兩個一樣的細長盒子,又對樊莎莎和鞠澤說:“這是送給你們倆的,是電動牙刷,人家跟我說這個是好東西,但我都不懂,我也沒用過,也不知道是咋回事,你們要是覺得能用就留著……”

    樊莎莎和鞠澤都很感激,樊莎莎說:“謝謝趙爺爺,我們會每天都用的。”

    “謝什么,別跟我客氣。”趙安邦看著鞠澤說,“小鞠,我以后可能沒辦法做槐花燒魚給念念吃啦,我今年生大病了,也沒時間去山上摘槐花。那個其實不難做,春天的時候,你把槐花摘下來,曬干,可以放一年。等夏天的時候干槐花就可以開始吃了,你到時候把魚肚子里的東西都掏出來,把干槐花塞進去。”

    鞠澤點點頭:“嗯,我記著了,正好這段時間槐花開了,過幾天我就去山上找找。”

    趙安邦又看著萬民安說:“小鞠挺好的,后來他不和你們一塊來了,但依然每周都過來看我,還帶著他妹妹一起。”

    萬民安之前是真的不知道這些,看著鞠澤說:“當時你說你要退出,我以為你真的就退出忙自己的事了,沒想到你還在偷偷參與,你為什么不繼續留在團隊里和大家一起呢?”

    沈一鳴聽到這里,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當初那件事……

    鞠澤不好意思地說:“當初是因為我的緣故,導致大家沒有申請到項目,我沒有臉面繼續和大家一起工作。”

    “唉,其實那件事真的不能怪你,當時是我沒考慮周道,忘了你是沒有醫學背景的。”萬民安深深地自責,當初鞠澤退出,估計他自己也很傷心吧?

    苗芳心里也不好受,也覺得對不起鞠澤,她愧疚地看著鞠澤和萬民安:“你們倆都沒錯,我覺得有錯的是我,是我嘴巴沒門,當時到亂說,還責備鞠澤……”

    鞠澤趕緊笑著說:“苗姐,你就是實話實說而已,我也不會怪你,還有你可千萬別改,現在像你這樣直腸子敢實話直說的人不多了。”

    沈一鳴下意識地看向鞠澤……他為什么不順勢說出那些錯誤的數據是他寫出來的?他為什么要認下這個錯誤?

    沈一鳴再看向樊莎莎,樊莎莎的表情也很迷茫,她似乎對這件事的隱情也不了解……看來鞠澤連他最親密的人都沒有說。

    他為什么這樣?世界上怎么還會有這種傻子?!寧愿自己受誤解被責備,也不愿意說出陷害自己的人?

    他當時有很長一段時間活在這個謊言的陰影下,每天都擔心鞠澤把數據是他寫的事情說出去,害怕自己被醫院開除,害怕自己丟了工作……可鞠澤從始至終,都沒有打算把這件事說出來。

    沈一鳴突然覺得與他相比,自己一直活得很卑微……

    他再也沒辦法繼續聽這些人為了他的錯誤行為自責,他突然當著所有人的面說:“不是苗姐的錯,更不是鞠澤的錯,是我的錯!鞠澤負責的報告是我替他寫的,我也是故意寫錯的!因為我當時厭惡他做什么都能得到大家的贊賞,他的光芒太大了……”

    沈一鳴看著鞠澤:“其實我一開始就知道,你花錢讓我替你寫報告,其實是想幫助我,當時我爸爸出了意外……如果不是這樣,你大可以叫樊莎莎替你寫。”

    “你幫助我,還細心的考慮到保護我的自尊心,我卻那樣對你……”沈一鳴忍不住紅了眼眶,“對不起……請你接受這份遲來兩年多的道歉……”

    鞠澤先是震驚,接著又笑了起來,他拍了拍沈一鳴的肩膀,說:“沒事兒,我從來就沒有怪過你。”

    從醫院回家后,樊莎莎突然問鞠澤:“這件事的真相你怎么不告訴我?”

    鞠澤笑笑說:“我是真的忘了,而且也沒覺得有什么值得說的……”

    樊莎莎看著他,他似乎總是這樣,默默地承擔所有的責任。

    她又看向手中的電動牙刷,嘆了口氣說:“我想大家肯定都知道,這些東西不是扶貧辦給的,是趙爺爺自己花錢買的,我心里不太好受,總覺得他今天的狀態不是好,而是更加惡化了……”

    鞠澤沒有說話。

    他也覺得這種情況不正常,前幾天他明明什么都忘了,但今天卻有種回光返照的感覺……只希望別是他想的這樣。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3d胆码预测凤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