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逆熵論 > 第八十九章:綠州沙蝎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prvxiq.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不得不說,焱皇的烹飪水平還是不錯的,這種肉質一般的生物,硬是被他烤出一種別有風味的美食,這也讓夜無夢這個吃貨對他的態度好了一點,冷嘲熱諷的次數量明顯減少。

    大家吃飽后,等風小了,趕緊繼續前進。

    “周圍有小雪留下的蹤跡嗎?”傅斌問美人魚道。

    美人魚搖搖頭:“沒有,這地方的風沙根本留不住人的蹤跡,最多一兩個小時就能抹平所有腳印。而且她一個人,走得比我們快。”

    這話提醒了傅斌,現在這個隊伍的速度是一個大問題,云畫雪這個不省心的女人不知道怎么想的,也不知道停下來等等自己。但是想想又理解了,這片荒漠風沙太大,礦產和獵物也少,顯然不是理想的等候之地。

    說來也背,隊伍剛走出剛才那處躲風的裂縫沒多久,就又起風了,而且這陣風比之前的都要大,如果不是所有人抱成一團,肯定能把人吹飛。

    好在這場暴風持續時間不長,不到五分鐘。接下來的路程中,倒是沒有再遇到這么大的風,但很頻繁,平均一小時會有兩三次,這大大影響了行進速度,直到天黑都沒有走到地圖所示的綠州。但沒有人愿意在這種地方過夜,所以隊伍不得不在夜里趕路。

    終于在入夜兩小時后來到了綠州邊緣,這塊綠州實際上就是這片荒漠中心最低洼的地方,有一個泉眼形成的深潭。圍繞著這個水潭,方圓兩公里左右的植被比較茂盛,但也多是一人多高的低矮灌木。

    根據資料,這里原本生活著沙蝎等幾種比較危險的生物,但由于處在人類的必經之路上,離基地又不遠,已經被殺得差不多了,偶爾才能遇到它們。

    不過此時,傅斌等人在綠州的邊緣有些進退兩難。因為此時的綠州中間,有一個明晃晃的火堆,明顯是有人在那里扎營。最大的可能自然是戈飯等人,但也不能排除是云畫雪,雖然后者的可能性很小,但也不能在沒有確認的情況下這么干看著。

    更讓人擔心的是另一種可能,那就是云畫雪在這里碰到了戈飯等人,這個后果就很難意料了。于是傅斌決定先悄悄地潛過去偵查一下,這次焱皇自告奮勇地要一起去,卻被傅斌拒絕了,鬼知道這家伙對自己現在是什么態度,搞不好要坑自己,而且他實力未復,真的遇到危險,也幫不上什么忙。

    其他人中,風雨人生的綜合能力和野外生存經驗比較豐富,需要留下來照看其他人,美人魚實力一般,應變能力也不足,躍躍欲試的夜無夢直接就被眾人瞪了回去。

    于是決定其他人繞著綠州邊緣去找地方扎營,傅斌和釋法兩人去中間的營地去探查一番,這老和尚雖然修煉水平還只有一級,但以他的身手,可以橫掃好幾個一般的二級戰力。

    兩人一身輕裝,悄無聲息地靠近了營火百米處,終于看清了那一圈六個帳篷,可以確定不是云畫雪,那么應該就是戈飯的隊伍。但現在還要確定云畫雪有沒有與他們發生交集。

    這隊伍中的兩個三級戰力都跟傅斌有不小的過結,而云畫雪與傅斌的關系在基地里已經是人盡皆知。如果他們遇到了云畫雪,肯定不會放過這個報復傅斌的好機會,這后果傅斌無法想象,也是他最擔心的。

    帶著一絲急切,傅斌與釋法繼續接近,在離營地不到五十米左右時,前面卻傳來幾聲沙沙的細響,停下來一看,竟然是三只沙蝎,成年沙蝎身長一米以上,這三只卻都只有半米左右,看來也是半大的幼體。

    這回傅斌不知道該說是自己運氣好,還是運氣極壞,這東西平時有人想找都找不到,現在竟然一下來三只。

    當然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這個綠州畢竟是沙蝎傳統的產卵地,而這個季節也正是各種幼蟲活動的時期。只是恰巧怎么就讓自己在這個時機給碰上了。要是在平時,傅斌和釋法都有好幾種方法可以解決它們,可是惡心的是,如果現在他們動手殺掉這三只小沙蝎,勢必會被戈飯等人發現行跡。

    這三只沙蝎剛發現傅斌兩人時,也沒有動彈,但見兩人好久不動,就開始試探性地上前。眼看著三只蝎子步步逼近,兩人卻不敢動彈,心中暗暗叫苦,罵天罵地罵泥馬。

    這兩天傅斌在路上看了一些資料,了解到了更多這個世界的生物特點。由于四季周期短,那些生殖速度快的生物就適應了這種環境,并且相應地調整了繁殖期,因此小型和低級生物更適應這個世界。

    而哺乳動物,尤其是是食物鏈頂端的大型哺乳動物根本無法生存,只有像鼠類、犬類等雜食性,以及食草和水生類的哺乳動物適應了這個世界。

    蟲類本來就有繁衍速度快的特點,所以像蜘蛛、蜈蚣、螞蟻、蟑螂等生物就生存得很成功,并進化出了很多強大的種類。

    蝎子的繁殖周期本來是比較長的,甚至比很多哺乳動物都要長,但它們卻能夠在這個世界成功生存,當然跟它們強大的殺傷力脫不了關系。

    地球上的小蝎子蜇一下都能要人命,這種巨大化的種類,挨上它們的毒針一下,想來必死無疑。而且蝎子除了體形,竟然跟地球同類沒有什么差別,可見它們的身體結構已經相當完美,能適應任何環境。

    沙蝎見兩個目標像嚇傻了一樣不敢動彈,就做出了準備攻擊的架勢。此時兩人不得不出手了,傅斌起手一記秩序之箭直接射穿了一只蝎子,釋法卻比他反應更快,發出一記秩序之箭的同時,一個跳躍,上去一把抓住了最后一只沙蝎的尾部,將它拎住甩了起來,讓它的雙螯和毒刺都無法攻擊到自己。

    傅斌還沒有理解釋法的用意,營火旁果然就有人高聲大叫,然后立即有三個人從帳篷里鉆了出來。

    眼看就要壞菜,釋法沉聲道:“你別動!我引開他們。”

    說著,他甩著手上的沙蝎,向營地狂奔而去。營地里出來的幾個人并沒有直接追出來,但釋法在靠近營地二十米時,將手上的沙蝎甩了出去,扔向了那幾個人,然后直接沖向綠州對面。

    營地里的人只看到一個人跑過,然后一個黑乎乎的東西扔了過來,當然不敢亂接,連忙躲開,沙蝎掉在他們腳邊,雙螯和尾針亂舞,差點蜇到了人,不過馬上就被亂劍分尸了。

    “次奧,這家伙想害人!”

    有兩個人馬上向釋法追了過去,還有一個人向帳蓬里面報告了一下情況,然后跟另一個人站在那里繼續放哨。

    傅斌悄然轉移了一下位置,接近了營地三十米處,映著火光,已經可以看清對方的長相了,也終于可以聽見對方說話。這兩個人傅斌在基地里都見過一兩次,進來都有半年以上了,也沒有什么特別的表現。

    其中一個道:“看清剛才那個人是誰了嗎?”

    另一個道:“這么黑,哪認得出來,不過剛才隊長說了,肯定是冰覆霜那一伙的,我們還沒有去找他的麻煩呢,他們竟然還敢先來搗亂,看來非得給他個教訓不可了。”

    傅斌聽到這里,卻放心了不少,因為從這話里,至少可以確定他們目前沒有碰到云畫雪。至于教訓,傅斌倒不擔心,自己的隊伍總體戰力雖然不高,但有三個人掌握了“秩序之箭”,在團隊戰中的威懾力不小,對方如果非要跟自己六人硬碰硬,傷亡必不會輕。

    只見其中一人將剛才被砍成幾段的沙蝎用劍穿了一截,坐在火邊烤了起來,一邊道:“這個白癡,還給我們送宵夜來了,這東西可是美味。”

    另一人也笑了笑,卻突然道:“不對勁啊,哪有這么傻的?這里會不會有什么詭計?”

    “你們兩個怎么不一起來?”

    還不等這兩人猜測出什么結果,釋法的聲音響了起來,他竟然又跑回來了!

    傅斌抬頭一看,卻不見剛才追釋法的兩個人,才這么一會的工夫,就被他收拾了,看來這老和尚的強悍還超出了他的預料。

    那兩個放哨的人也吃驚道:“混蛋,原來是你這個老禿驢!你把小七他們怎么樣了?”

    “你說呢?”釋法囂張地道:“那兩個人哪里是我的對手,你們再叫幾個人來吧,否則我保證讓你們一晚上睡不安寧。還有,我最討厭別人叫我禿驢了!”

    “哼!”釋法為人高調,在基地里的兇名還在傅斌之上,兩人不敢追出去,只能咿咿哇哇地將其他人叫醒。見帳蓬里一下涌出七八個人,釋法轉身又跑了,氣得剛出帳蓬的戈飯一聲怒吼,驚出灌木叢里不少小動物。

    “戈飯隊長,要不我一個人去追他?我就不信一個區區一級的家伙能拿我怎么樣。”說話的正是叫阿龍的C117829,以他準三級的戰力,只要開啟熵盾,用不了幾次秩序之箭的釋法確實很難對付他,上次被傅斌干倒,主要還是吃了沒有熵陣的虧。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3d胆码预测凤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