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踏星 >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真正敵人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真正敵人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prvxiq.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采星女道,“他與我一同看到”。

    陸隱了然,怪不得當初山海界,夏九幽暴露九分身之法后,也揭露了采星女,原來兩人是同時學到的。

    “對外,夏九幽說九分身之法來自辰祖大墓,實際上辰祖大墓內究竟有沒有九分身之法誰也不知道,我能學到也是巧合”采星女道。

    “應該不是巧合吧”。

    “師父說是夏九幽的血脈與我太近,讓我看到了歲月長河內的九分身之法,我也是這樣猜的,卜算一道浩瀚無邊,很多事我們也無法解釋,就像師父如何看出陸兄你的過往,我不知道”采星女道。

    陸隱感慨,“如果是傳說中的命運之神,應該就能洞察一切了”。

    采星女失笑,“陸兄還信這個?”。

    陸隱眉頭蹙起,“你不信?”。

    采星女搖頭,“命運之神虛無縹緲,卜算一道自古研究的人很多,但命運之神的存在沒有任何證據證明,我采星門不信”。

    陸隱嗯了一聲,沒打算跟采星女討論這個,“你說,夏戟有可能會九分身之法嗎?”。

    采星女目光一亮,“陸兄的意思是?“。

    “幫我卜算一下夏戟,重點就是分身”陸隱認真道。

    采星女無奈,“夏戟是七大半組之一,人類巔峰,憑我的能力無法卜算,就算師父也做不到,陸兄恐怕要失望了”。

    “你剛剛說因為夏九幽存在,血脈太近,所以能從歲月長河窺探到九分身之法,那么,如果有辰祖血脈,重點卜算夏戟分身,有沒有幫助?”陸隱問道,說著,取出了一瓶辰祖血液。

    枯偉的血液提升后共有三瓶,他給了枯偉一瓶,讓枯偉成為大巨人突破血脈限制的源頭,手中還剩兩瓶。

    采星女驚訝,“辰祖血液?”。

    “有沒有幫助?”陸隱問道。

    采星女接過,饒是她見過很多大場面,此刻也激動了,這可是辰祖血液,祖境強者的血液,有莫測威能,即便看著,她都仿佛見到遠古傳來的咆哮廝殺之聲,她看到的遠比陸隱多得多,隱約間,一雙眼睛自瓶中出現,帶著無上威嚴,讓采星女面色發白。

    瓶子忽然掉落,陸隱連忙接住,奇怪看著采星女。

    采星女喘著粗氣,“抱歉,陸盟主,卜算習慣了,能看到歲月長河,我剛剛,看到辰祖了”。

    這話說得,讓陸隱后背發涼,這不就跟見到鬼一樣嗎?

    他連忙將辰祖血液遞給采星女,“能不能卜算夏戟分身?”。

    采星女點頭,“可以一試”,說完,轉身離去。

    不久后,陸隱突然看向采星女離去的方向,他看到了無邊宏偉的符文道數朝著宇宙星空擴散,朝著看不見的方向而去,與剛剛的卜算完全不同,這是借助了辰祖血液的力量。

    忽然的,所有的符文道數全都朝著南方而去,陸隱目光一凜,算到了?

    采星女自虛空走出,面色蒼白,非常疲憊,抬頭望向南方,“是宇宙海和新宇宙”,她看向陸隱,“你猜的沒錯,夏戟有分身,不止一個,分別在宇宙海和新宇宙”。

    陸隱一聽,大概理清了思緒,或許是夏戟分身算計長天島,利用了燼團和亂神山,但亂神山為什么會被他利用,長生大戰團又是怎么加入的,劍宗呢?又是怎么回事?他不明白,現在他只明白一點,這件事背后很有可能就是夏戟。

    “能知道有幾個分身?”陸隱急切問道。

    采星女道,“一共三個”。

    陸隱臉色低沉,夏家的九分身之法實在太惡心了,想怎么用怎么用,等等,陸隱又想起一件事,夏洛那家伙,不會還有分身留在這方星空吧?不是沒可能。

    陸隱立即把結果和猜想告訴上圣雷恩,涉及半組,非同小可。

    新宇宙,夏戟突然睜眼,望向北方,剛剛他一陣心血來潮,仿佛有人窺視,是誰?能窺視他?第六大陸那三個祖境?應該不是,這方星空有人可以窺視自己?

    達到半組,他經歷太多風浪,也看開了很多事,比如夏洛融合夏九幽,就是他放任,夏易對家族子弟的殘酷訓練,他知道,沒有阻止,甚至曾親自出手滅了好幾個嫡系子弟,夏九幽的下場與他分不開關系。

    任何一點意外都會造成無法挽回的后果,他深知這個道理。

    如今竟然被人窺探,無論什么目的,對他都不是好事,想著,他抬手,點開個人終端。

    內宇宙,混亂流界,自星使一戰后,亂神山便安定了下來,底層弟子不知道宗門被誰統治,他們也管不了,他們連高層都很難聯系上。

    行走在亂神山內,戶長老目光閃爍,迎面好幾個弟子打招呼,戶長老只是點點頭。

    那幾個弟子奇怪,“戶長老今天怎么了?不搭理人”。

    “戶長老平時就很內向,也可能是被前段時間的戰斗嚇到了”。

    “別說戶長老,山上誰沒被嚇到?肯定是星使級別的戰斗,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如果不是蒼崧長老出面,我們都以為亂神山被別人占據了”。

    “蒼崧長老臉色很不好,應該受了重傷”。

    “這件事與我們無關,最精英那批弟子長老到現在都沒露面,我感覺要出大事”。

    …

    遠處,戶長老回到住處,一道人影抬眼,發出嘶啞的聲音,“怎么樣了?”。

    戶長老恭敬道,“蒼崧長老明顯受傷很重,但宗主沒看出什么問題”。

    “哼,怎么可能沒問題,老家伙肯定受重傷,陸隱怎么可能輕易放過他”,說話的正是蒼翼,陸隱敗退后,他第一時間逃跑,蒼宙還沒來得及抓他,之后想抓也抓不到。

    誰能想到蒼翼不僅沒有離開亂神山,還待在蒼宙眼皮底下。

    蒼宙為了接下來自己的計劃,也沒有通報蒼翼為叛徒。

    “你這次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蒼翼問道,奇怪看著戶長老。

    戶長老遲疑,“蒼崧長老說這段時間,資源數目不用給他看”。

    蒼翼皺眉,“多久?”。

    戶長老道,“說是等通知”。

    蒼翼陡然起身,想了想,“你去走一走,看看那些達到探索境的弟子有沒有回來”。

    “沒有,一個都沒有”戶長老道。

    蒼翼目光閃爍,這就不對了,陸隱都離開半個多月,那些弟子也應該放出來了,怎么到現在都沒出來?除非,蒼宙另有打算。

    思考了很久,蒼翼決定聯系陸隱。

    亂神山他是待不下去了,而且他很確定陸隱絕不會放過亂神山,只要跟著陸隱,將來總有機會執掌亂神山,如半個多月前那般,那種滋味,他畢生難忘。

    “消失了一批精英弟子?”陸隱聲音自個人終端傳出,用的,是戶長老的個人終端。

    蒼翼沉聲道,“是,而且我已讓人查過,很多備戰物資都沒了,藥物,星能精髓,攻擊外物等等,這種事態只有一個原因,亂神山在備戰”。

    “宇宙海”陸隱下意識說出來,“繼續盯著,最好確認蒼宙什么時候離開”。

    “是,盟主”蒼翼恭敬回道。

    陸隱聲音傳出,“你的功勞我會記得,未來,亂神山總要有人做主”。

    蒼翼大喜,“多謝盟主”。

    結束與陸隱的通話,蒼翼想了想,聯系了另一個人,一個不應該以個人終端聯系,卻因為身處第五大陸,適應了以個人終端交流的人,第六大陸--紅夫人。

    對于個人終端,第六大陸修煉者從剛開始的不習慣到如今幾乎人手一個,太方便了。

    蒼翼將同樣的情況轉告紅夫人,他沒有完全指望陸隱,陸隱此人雖然權利心很重,妄圖掌控一切,但為人的底線太明顯,他是第五大陸叛徒,陸隱重用他的可能性不大,沒死算是命好,他還是要把重心放在第六大陸。

    第六大陸不可能甘心蟄伏外宇宙,這是他絕對肯定的事。

    紅夫人對于蒼翼的情報很滿意,自從與第五大陸戰爭停息,她就沒有啟用過當初那些叛徒,短期內,兩片大陸不可能發生戰爭,但不妨礙她親自去看看,或許可以給第五大陸帶來一些新的變化。

    宇宙海,是第五大陸非常奇特的地方,有著常人無法想象的氣象,這種氣象甚至超過了自然的范疇。

    有的地方滴落雷霆之雨,有的地方常年火山噴發,還有的地方海水充滿了危險,比如白巖區,這些都只是宇宙海一角,當初第六大陸進攻第五大陸,宇宙海的氣象也令他們很頭疼。

    此刻,宇宙海,有一片海域下著石頭雨,并非自然中常見的那種石頭,而是類似石頭,卻又不像石頭的異常沉重的物體,在宇宙海,這種也被稱為石頭,而這種石頭,每一塊都有山脈之重。

    石頭雨砸落海面,掀起巨浪,每一塊石頭都令海水倒卷。

    海底,一雙眼睛突然睜開,目光冰寒,帶著徹骨的凌冽,手持三叉武器一躍沖出,乓的一聲巨響,虛空一道攻擊被擋住,“侵擾雷恩大戰團,死”。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3d胆码预测凤彩网